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八零追糙汉 > 第657章没教育好的孩子
    于敬亭感觉到穗子从外面回来后,情绪就一直很低落。

    虽然她的表情管理能够瞒过外人,让人很难从她的表情里读到她的真实情绪,但她瞒不过枕边人。

    这顿饭因为有佟佟的加入,陈鹤显得有些尴尬,这个圆滑的男人从没想过,他的弱点会这样曝光。

    饭局进入尾声时, 陈鹤总算找回了状态,对于敬亭说道:

    “敬亭,那咱们说好的事——”

    “佟佟,你多吃点肉。”穗子夹了菜给佟佟,打断了陈鹤。

    陈鹤顿了顿,又继续说。

    “咱们就周五见吧。”

    “舅舅。”穗子放下筷子, “你一定要当着孩子面,说这些生意上的事吗?”

    陈鹤停下, 似乎在思考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小孩子成长, 不仅要给予物质,也是要精神陪伴的,你多陪陪他吧。”

    回到家,穗子觉得很疲惫。

    抓起毛巾想要冲个凉,于敬亭跟个门神似的堵在门口。

    她往左,他就往左,她往右,他也跟着挪。

    穗子无奈地看着他。

    “我今天不想,我很累。”

    “你脑子里,我就是个只知道想那事儿的动物?”于敬亭双手环抱,单腿挡在门上。

    “说吧,闹心什么呢?”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挺累的。”穗子摇摇头, 推开他,钻澡堂不出来。

    于敬亭见她不愿意说, 只能自己琢磨。

    俩人出去时还好好的,她情绪出现转折,就是在陈鹤的孩子出现后。

    那孩子身上,一定藏着让他媳妇不开心的秘密。

    “哥!你想什么呢?跟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这!”姣姣从他身后蹦跶出来,于敬亭揪她辫子。

    “你属鬼的,走路没动静!”

    “我都站这半天了!咋了,你跟我嫂子吵架了?”

    姣姣以为,只有她嫂子才有能力让她哥变得像个二傻子。

    “你嫂子那脾气,能吵起来吗?”于敬亭倒是希望穗子能跟他吵一架。

    她是个很容易跟人共情的人,善解人意,又很聪明,跟这样脾气的女人在一起,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都是很舒服的事。

    但有时候,于敬亭不希望她这样懂事,会让他觉得有点心疼。

    就比如现在。

    “我嫂子那么厉害,不会有什么能难得到她的啦,走走,你跟我来。”

    姣姣把于敬亭拽到琴房。

    她最近练了一首超级难的曲子,已经被老师骂哭好几次了。

    但再难啃的骨头,只要下功夫,也终究是有拿下的一天,姣姣今天就把这首曲子过了, 特别的亢奋,第一时间就想找她最亲的人分享。

    于敬亭是听不出这玩意有啥好的,哪有唢呐来得直接?

    但为了鼓励妹妹,他还是耐着性子,站在边上听。

    姣姣陶醉的弹完,她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弹琴了,用她师父的话说,入门了,开始从机械化的训练,转成对乐曲的深入理解了。

    “嫂子,好听不?”姣姣回头才看到,穗子来了,不知道站了多久,头发还是湿的。

    “嗯,真不错,进步很大。”穗子点头。

    “下周学校有排球赛,我报名了,你们一起来吧。”

    姣姣是个精力旺盛的小孩,文体两开花,成绩也达到了穗子对她的要求,这样一个堪称完美的小姑娘,大概就是众人口中“别人家的小孩”。

    穗子对姣姣的教育一直很上心,从回来就一直抓得紧,这丫头也没辜负她的期待,一路茁壮成长,在看到佟佟之前,穗子一直很有信心,有信心把姣姣培养成材。

    但现在,她不那么有信心了。

    陈佟身上,有一段她最不愿意回忆起的黑历史。

    姣姣得到哥嫂的表扬,转身继续练琴,穗子透过窗户,看到院子里玩的俩孩子。

    小萝卜正在堆沙堡。

    于水生专门在院子里划了块空地,随便他们怎么和泥玩,有专门的水桶,从外面运的干净细沙。

    琴声优雅,还夹杂着孩子们的笑声,怎么看这都是个完美的五好家庭。

    但穗子心里就像是被打开了一个不安的洞,一种无名的恐惧缠着她。

    “敬亭,你觉得,我是一个合格的家长吗?”穗子问。

    “是啊,我们老师还说下次家长会,要让你跟大家分享下教育心得呢。”姣姣停下,转过来回答穗子。

    “让你哥去就行,我不大会跟人沟通。”穗子说完就走了,她的不对劲连姣姣都看出来了。

    “哥,我嫂子这是怎么了?怎么觉得,她好像遇到难题了?”

    “练你的琴吧,小孩家家别问那么多!”于敬亭心里的真实想法:草,老子要是知道她别扭什么,还用得着跟这急得跟傻狍子似的?

    穗子晚上睡得不踏实,嘴里一直断断续续的说梦话,于敬亭把耳朵凑过去,只听到几个字:

    “我......对不起......国......”

    “啥玩意就对不起?”于敬亭问。

    穗子不再说梦话了,只是表情渐渐痛苦起来。

    于敬亭搂着她,却发现她身上烫的慌,用手一摸脑门,坏了,发烧了。

    穗子只觉得有些颠簸,睁开眼,看到世界都在移动,呼吸间,全都是熟悉的气息,让她非常有安全感。

    “敬亭......”穗子把头埋在他的背上,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医院一会就到,你等会。”于敬亭背着她,这会太晚了,也不好叫车,又不敢用自行车载着她,他就背着她,步行二十分钟去最近的医院。

    “不用去,我睡一觉就好了。”穗子这会脑子都烧迷糊了,只觉得他的后背让她很有安全感,头靠在上面,昏昏欲睡。

    “那你继续睡——”于敬亭本想让她继续睡,可还惦记她的梦话,顺口问道,“你对不起国什么?”

    “我对不起国家啊,我没教育好孩子。”穗子带着哭腔,委屈的像是个小姑娘。

    “姣姣惹你生气了?总不会是落落波波吧?”

    于敬亭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自家的几个崽子惹什么货能给她伤心成这样。

    “不是她们,是佟佟,他.......”

    声音戛然而止,于敬亭后背的衣服被温热的液体浸透。

    是她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