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机甲与刀 > 389章 因为山就在那里
    “追。”

    骥星河的命令声,让星月再次欣喜了起来。

    只要能追上,那就还能打,就能让主公和公主亲眼看到,自己有多强。

    可机甲性能之间的差距,这一次却颠倒了过来。

    之前帝国机甲对星河小队狂追不舍的时候,因为机甲性能差距的原因,始终没法追上。

    而现在被星河小队以及六十架联邦机甲追击的,是三架公爵级帝国机甲和九架侯爵级帝国机甲。

    它们任何一架机甲的性能,都不弱于星河小队的斩山级,比六十架联邦制式机甲更是强出了不止一个等级。

    怎么可能追的上?

    而且只有十五架斩山级机甲的星河小队,不敢脱离六十架联邦制式机甲太远,他们有了骥星河之后可以打,但如果没有那六十架机甲的支援,下场必然是除了骥星河之外全军覆没。

    单挑的情况下,星河小队只有四人能够和侯爵级帝国机甲打个五五开,才晋升王牌不久的苏川云都不行。

    更何况还有三架公爵级机甲呢?

    星月不是将军甲啊,她的强大无人知晓。

    “停。”

    骥星河再次下令时,他已经和星河小队完成了汇合,六十架联邦制式机甲在他们身后一百五十米的位置开始减速。

    这是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再往前追,就会直接处于帝国主力部队的精确火力打击范围。

    规避难度会提高很多。

    而被他们追击的十二架帝国机甲,头也不回的继续冲向它们的主力部队,看其架势,竟然是想要直接使用跃迁门离开这里。

    “骥星河,当真是恐怖如斯啊。”

    苏川云再次大呼小叫了起来,他之前差点被几百人揍的事情,像是完全忘记了一样。

    “快快快,全体都有,跟我一起倒吸一口凉气,为全球变暖做出属于我们的一份贡献,一、二、三,嘶”

    “”

    人们并没有责怪苏川云,因为大家紧绷的情绪都放松了下来。

    这一战,很多人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当他们的机甲性能不再具备优越性的时候,怎么可能没人牺牲呢?

    而现在看来,他们都不用牺牲了。

    “因为它们没见过星月。”

    秦佟的声音,在通讯频道中响起,分析起了帝国机甲会在拥有明显优势的情况下,却头也不回直接逃跑的原因。

    “它们看到了星月身上的金星,知道星月是老骥在驾驶,所以误认为星月就是全新的将军甲。而老骥有了全新的将军甲,那三架公爵级帝国机甲,没有一架会是老骥的对手。”

    “是的。”瞎子补充道:“老骥可以直接击破其中一架,有老骥帮忙,我可以换掉一架公爵级机甲。”

    “有老骥的帮忙,我的命也可以换掉一架。”苏川云迫不及待的说道:“老骥,如果它们敢回头,你千万别犹豫,只要换掉一架公爵级机甲,我这辈子就值了啊。”

    事实就是这样。

    三架公爵级机甲自认为,它们必死无疑,那九架侯爵级帝国机甲也是这样认为的。

    它们是帝国的大贵族,所以它们比星河小队这些联邦公民怕死多了。

    而且这种死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换掉几个联邦的王牌机甲战士,击破二三十架联邦的制式机甲,然后全军覆没,对于它们来说实在是太不值了。

    帝国公爵的价值,除了四个王牌机甲战士之外,一直都比联邦的王牌机甲战士大。

    现在或许是五个或六个。

    其中还有一个核心原因,除了骥星河之外,在场的人都不知道。

    这些帝国机甲,不敢杀死骥星河。

    它们只是知道骥星河陷于绝境,又没有了机甲,几乎不可能前来支援的情况下,想要趁机来抢夺军功的。

    “它们启动了跃迁门。”

    来自于心月狐号的情报,让星河小队的神经再一次紧绷了起来。

    会不会有很多的公爵级帝国机甲出现?

    事实当然是不可能的了,帝国确实有很多能打的公爵,也有很多公爵级的机甲。

    但就像联邦从来都不会把所有的王牌机甲战士,都投入到一个战区的一场战斗之中一样,帝国也不会这样做。

    或许,是因为艾达康没有这样的权限、魄力。

    “它们走了,三架公爵级帝国机甲,九架侯爵级帝国机甲,全都走了。”

    “疑似,只是疑似,星河小队请继续原地待命,做好规避敌方火力的机动准备,等待情报确认。”

    心月狐号传来的声音很激动。

    星河小队以及他们身后的六十架联邦机甲驾驶员,同样激动了起来。

    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全体都有。”

    骥星河洪亮的命令声响起:“做好战斗准备。”

    “是。”

    “秦佟,制定战术。”

    “是。”

    十五架斩山级机甲,六十架制式机甲,还有骥星河在,他们遇到了近乎于没有帝国机甲保护的帝国常规主力部队时,会发生什么呢?

    屠远的极限换家计划得以继续执行。

    当心月狐号终于确定,三架公爵级帝国机甲,以及十二架侯爵级帝国机甲,全都通过跃迁门离开了的时候。

    “以星河之名,战无不胜。”

    “冲锋。”

    呼喊声中,七十六架联邦机甲,轰然而动。

    值得一提的是,骥星河这一次并没有做出任何针对机甲的操作,因为他今天驾驶的机甲,不需要他来进行操作。

    所有眼睛都释放出猩红色光芒的星月,面对帝国常规兵力的时候,杀的比骥星河更狠,更像是一个无情的战斗兵器。

    她本就是战争机器,她本可以无情无义。

    超过了骥星河的作战效率,让七十六架联邦机甲集群冲锋的速度更快。

    相比于不擅长团队作战的骥星河,重新联网之后拥有了远超人类极限的运算能力,星月在团队配合作战方面发挥出来的价值,同样超过了骥星河。

    坐在星月驾驶舱内的骥星河,莫名的产生了一种他已经躺平了的感觉。

    躺平这个词,对于这个时代的人们来说很罕见,但对于骥星河出生以及年轻的那个时代而言,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了绝大多数人的人生目标。

    从这一点来看,帝国的突然入侵,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拯救了联邦。

    骥星河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脚踏实地,走一步算一步,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就算是无论怎么努力,都是在原地踏步也没关系,因为原地踏步本身,就是在奋勇向前,就是不负此生。

    如果只看结果的话,所有人都会死,那一切都不存在意义。

    过程在人生之中,比结果更为重要。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信念,骥星河才能够真正意义上做到活到老、学到老。

    于是有了今天,于是联邦有了一个传奇,一个活着的传奇。

    不愿意就此躺平的骥星河,在星月的驾驶舱内开始学习,他在学习星月的战斗方式,学习星月在战斗过程中和队友的配合方式。

    就像是星月之前一直在向他学习一样。

    通过观看他的战斗录像来学习,通过控制木人桩和他战斗来学习,通过他教导骥荣欣月等孩子,以及那些机甲战士们的内容来学习。

    他们相互学习,于是共同进步。

    “星月。”

    “主公,我在。”

    “我跟你说话,会影响你的战斗吗?”

    “并不会,如果主公您想要听故事,或者和我聊天的话,不会有没有任何问题。我还可以同时跟欣欣聊天,给欣欣讲故事。”

    “讲故事就不用了,我就是想跟你说,你刚才的机动动作有一些小问题。”

    “请主公指正。”

    “回放你自己的作战记录可以吗?”

    “可以。”

    “那我们来复盘。”

    “是。”

    一边打,一边复盘,这是人类有机甲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画面。

    而更没有出现过的画面是。

    “星月,这里,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主公,我做错了吗?”

    “没有,就是聊聊天。”

    “好的,我是”

    星月完成解答时,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有些期待的问道:“主公,您是在跟我学习吗?”

    下意识想说不是的骥星河,想到了星月不顾一切带着骥荣欣月离开五号基地的画面,那样做的后果,可能是让星月被活捉,被研究,彻底失去自由,甚至是因为其存在所代表的大恐怖,而被真正意义上的杀死。

    于是他说。

    “是的,我是在跟你学习。”

    “主公,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三大的荣幸。”

    “第一和第二是什么?”

    “第一是您让我成为了公主的骑士,第二是我有您这样的主公。”

    “别拍马屁了,我们继续。”

    “是。不过我真的没拍马屁。”

    “恩。”

    战斗的顺利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当三号帝国主力部队的反导系统被联邦机甲毁掉了一部分时,联邦的火力打击就已经到位。

    这加速了联邦机甲战士们杀穿帝国主力部队的步伐,也让联邦的火力打击更为凶勐、精确。

    胜利来的理所当然。

    至此,帝国针对五号基地的第一次全面进攻,已经折损了超过三十五万的兵力,折损了超过九百架机甲,以及三套价值不菲的反导系统,其它军械若干。

    可以说是损失惨重了。

    但五号基地的危机并没有因此而解除,帝国还有十五万左右兵力组成的一号主力部队,还有一千一百架帝国机甲。

    “报告,帝国的跃迁门装置已经被彻底毁坏,指挥中心确认,不具备收集残片的价值。”

    这是一个没有出人意料的坏消息。

    “老骥,我们接下来干什么?”

    星河小队并没有寻求五号基地战区最高指挥官屠远的命令,而是直接问向了骥星河。

    包括心月狐号也是一样,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带着星河小队以及五十四架联邦机甲,去骥星河要去的任何地方。

    在刚才的战斗中,有六架联邦机甲被击破,五位机甲战士当场死亡。

    这是不可避免的损失,他们的牺牲,加速了帝国三号主力部队的覆灭。所以他们争取来的时间,不应该被无视。

    骥星河果断下令。

    “心月狐号立即返航五号基地,卸掉战利品、补充弹药。”

    “是。”

    骥荣欣月因此而有些不开心,因为她知道,她的爷爷主要是想让心月狐号把她送到更安全的五号基地。

    但她什么都没说,她不想让骥星河分心。

    “全体都有,汇报各自机甲情况。”

    “是。”

    “参水猿号,准备投放修理舱以及维修资源,如果可以,直接降落下来,我需要机修师帮忙。”

    “好,我们可以降落。”

    这是屠远的声音,语气听不出喜怒。

    “所有人跟我转移,准备就地休整。”

    “是。”

    脱离已经覆灭的帝国主力部队所在区域,才能够安心的进行休整,鬼知道帝国有没有留下什么引导装置。

    移动起来的联邦机甲,在奔行的过程中又听到了骥星河的声音。

    “完成休整之后,我们向帝国一号主力部队前进。”

    “是。”

    “屠远。”

    “”屠远深吸了一口气:“我在。”

    “联系南天门,我需要知道那两艘帝国宇宙战舰,有没有可能被引到帝国一号主力部队上空空域。”

    “好。”

    一分钟之后,屠远的声音响起。

    “可以引诱过去。”

    “那就把它们引过来。”

    “你想干什么?”

    “我想让它们下来,我想让那一千一百架帝国机甲回头。”

    “这不太可能,从战略层面来看,帝国宇宙战舰已经失去了攻击意图,它们现在的主要目标是尝试击破我方受损宇宙战舰,或者是尝试升入太空,长时间吸引我方多艘战舰对其进行追击,进而影响我方空中力量对地表战事的支援。”

    屠远认真的解释了起来。

    “它们不可能降落,那一千一百架帝国机甲也不可能回头,它们已经发现了从基地出发的两百九十架机甲,可它们却没有追击的意图。所以,它们的目标很明显,就是要确定基地的精确位置,然后让这场战争,变成我们和帝国的火力对拼。”

    骥星河安静的听完之后,有短暂的沉默。

    正当屠远认为他说服了骥星河,并在战略层面上赢了骥星河,找回了一次场子的时候。

    骥星河平静出声。

    “它们会降落的,它们会回头的。”

    下意识想要质问或解释更清楚的屠远,话到嗓子眼又被憋住了,他面红耳赤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山就在那里。”

    充满了哲学意味的回答,让屠远有一种想要发飙的冲动,但他没有发飙,因为他面对的是骥星河。

    李安邦曾说过:人,不应该揣测神。

    他和李安邦都坚信过这一句话,又都怀疑过这一句话,所以他们失去了仅有的能够质疑骥星河的机会。

    于是他认真思考,然后懂了。

    骥星河,就是那座山。

    ps:说两句,关于躺平。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就知道,成绩不会好,因为过于小众,因为我的文笔驾驭不了这个题材。事实也正是如此,首订四百,到现在收订比夸张到四十多比一。但我还是要写,还要努力,人生在于尝试,在于奋斗,感谢各位老板们的支持,这本书收获了我人生第一个白银盟,五次盟主打赏,第一个运营官,打赏次数比之前三本书加起来都多,还有各位老板不吝啬的好评,这个月收获了两千七百张月票,还有上官天冰填词并请人演唱的主题曲天兵,有老板自己画的骥荣欣月,运营官墨雨请画师画的老骥等等,我收获了太多不应该属于我的,只能再说一声感谢各位老板的支持,只能保证我不会躺平,我会好好的写。

    愿各位老板的努力,都不会被辜负,愿我们一起,越来越好。

    章末附墨雨请画师画的老骥。

    7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