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人之下打更人 > 第一百五十七章、瞧好吧你
    灵牌炸裂的事情,叶言当让不会清楚。

    他只知道,收拢的情况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宫本武藏这边反抗剧烈,但终归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一道未消的残魂而已,在他面前很难翻起风浪,很快被从宫本一心的体内剥离, 成为了叶言旗妖大军中的一员。

    倒是八岐大蛇那边,作为祸神凶兽,本身自带的八个脑袋也是相当的难搞。

    明明已经打上印记,但印记发散的效果,也只是让它八个脑袋中的四个陷入臣服的呆滞状。

    至于黑、白、绿、红,四个最大的脑袋, 依旧是龇牙咧嘴, 眼神凶恶的与叶言进行着对抗……

    叶言这边, 一时半会的,也拿它没什么办法,战局自然也变成了拉锯战,要看那一方先绷不住……

    “还挺难搞。”

    对于八岐大蛇的反应,叶言倒是觉得还蛮有意思的。他是半点都不着急,反正战局的主动权在他……

    该着急的人该是对面。

    果然,就在叶言想着的时候,对面的安倍岛香却是绷不住了。

    他能感受到,正有一股奇异的力量介入到了「无间鬼蜮」与八岐大蛇之间,似乎想要与他一同争夺这祸神凶兽的操纵权……

    虽然不清楚这力量来自何处,但却依旧让安倍岛香压力巨大,体内的灵力也在飞速的朝「无间鬼蜮」内涌了过去,似乎在进行着拉扯。

    “该死,为什么会这样。”

    为了防止八岐大蛇的控制权被抢夺过去,他便只能加大灵力输入,以次来维持双方之间的拉锯与平衡。

    可这样一来,他的灵力消耗也就变得无比巨大了起来。维持着这种情况, 安倍岛香也变只希望, 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不要持续太久。

    但他这样想, 可不代表叶言也同样会这样想……这里是他的主场,拼消耗叶言怎么能让他太舒服呢。

    八岐大蛇被压制的动弹不得,可水墨大龙却并没有。

    在叶言的授意下,体型巨大的水墨大龙朝着安倍岛香的方向压了过去,如墨汁般倾泻的龙息宛若倒悬之水,将下方的土地寸寸覆盖。

    墨色的龙息灼热,哪怕是相隔着很远,也让安倍岛香心悸不以。

    他一时间也有些慌了神。

    “怎么办……”

    如果继续维持下去,他的灵力或许还能在坚持一段时间。

    可那股危险感,却是始终萦绕在他身侧,而且是越来越近了。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八岐大蛇或许重要,但在同自己的小命做同等选择时,安倍岛香还是选择了后者。

    在龙息即将覆盖到他所呆的位置前,他强行切断了无间鬼蜮与八岐大蛇之间的联系,选择了躲闪。

    轰——

    炙热的墨色龙息翻滚,将下方的土地包裹住,烧灼了个遍, 却依旧还是让安倍岛香逃脱开来……

    不过, 没了灵力注入,争夺战的压力也瞬间下降了不少,原本还挣扎的四个蛇头也渐渐转为了呆滞。

    战局状况也是带着压倒性的优势,朝着叶言这边倾倒而来。

    深绿色的光芒愈发鼎盛,好似攻城掠地一般,对四个僵持蛇头中的火红色蛇头最先压制,其后的深绿色蛇头,然后才是白色蛇头……

    在这个过程中,原本满身火红色花纹的大蛇逐渐变为妖冶深绿,其眼眸中闪动幽光,也渐渐变得好似一团团摇曳鬼火,显得尤为酷炫。

    叶言原以为,八个脑袋一共解决了七个,剩下一个就很好处理,可令他没想到的时候,这最后这个黑色蛇头在妖旗印记的覆盖之下……却依旧还能存在自我意识,可见一斑。

    “你是黑暗教廷的人?”

    黑色的蛇头仰起,那如鬼火般跳动的眼眸闪烁的皆是痛苦之色,它的目光与叶言遥遥的隔空对视着。

    “黑暗教廷?”

    叶言疑惑:“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黑暗教廷的人?”

    叶言也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这个。如果没记错,它所说的黑暗教廷应该是德意志本土,一个十分尤为隐秘的势力……

    对于叶言的询问,黑色蛇头却是不由的沉默下来,不在说话。

    对此,叶言只是微微一笑:“不想说算了……这是你的权力,比起这个,还是眼前事比较重要。”

    “我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放弃抵抗。”

    “第二,我把你这脑袋砍了,然后你在放弃抵抗。”

    “自己选吧。”

    双方就这么生耗着,情况还是挺焦人,被这么纠缠,叶言的耐心也是被消耗的差不多……

    “这有什么区别吗?”

    面对叶言的霸道行径,黑色蛇头显得有些无奈又无助。

    旗妖印记已经运行过半,不是它想挣脱就能轻易挣脱掉。

    它虽是扶桑岛上声名远扬的祸神凶兽,可在这里,它却仿佛是囚笼之内的羔羊……上了俎板的鱼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上一个能让它感觉到如此无力之人,还是被誉为神祗的素戋鸣尊,一个早已经逝去很久的家伙。

    “区别?”

    叶言玩味一笑:“区别就在于你到底是活还是死。”

    “虽然把你这个最大的蛇头砍掉的话,这具肉身的战力应该会下滑的厉害,但有舍才能有得。”

    “毕竟是白嫖来的东西,就算是有些损失,也不碍事的。”

    黑色蛇头再度沉默。

    这极致的黑暗领域、加上那有着摄魂能力的旗子足以证明眼前这个男人的不凡……黑色蛇头也并不怀疑他真的有能力泯灭掉自己的存在。

    “好吧,你赢了。”

    斟酌片刻后,这对身躯有着绝对掌控权的黑色蛇头选择放弃。

    反正都已经被镇压在无间鬼蜮之内,失去自由,这对八岐大蛇而言,已然是最坏的一种结果。现在就是被摄走,也无非是换了一个去处。

    “明智……”

    叶言脸上的笑容更甚。

    说话直间,他加大了对于妖旗的驱使力度。

    黑色蛇头不在抵抗,雾化的进度自然也快了太多。

    待到悬浮的印记彻底融入到八岐大蛇体内,这尊扶桑凶兽也便是彻底的沦为了旗妖一员。

    而雾化的动静如此之大,作为「无间鬼蜮」的执掌者,安倍岛香又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二者联系被切断的一刹,安倍岛香便遭到反噬,一口鲜血狂喷出好远,整个人软软的倒了下去。

    宫本家的先人被收走,八岐大蛇也被收走。

    原本处在人数劣势一方的叶言也完成收割,一波肥,甚至还反超了对面……唯一一个还有战斗力的,便只剩下了合马由人。

    在这种情况下,叶言也就没必要去维持主宰领域了。

    他抬手将墨镜摘下,重新挂回了衣领上。原本封闭的视线,也瞬间回归本态,山川明月收于眼中。

    没了黑暗的阻碍,合马由人也是第一时间就看清了场上情况。

    百鬼早已被清除。

    安倍岛香昏迷不醒。

    八岐大蛇无影无踪。

    宫本一心神色萎靡。

    场间唯一一个状态完好的,也变只剩下他一人。毕竟,他没怎么被叶言照顾,几乎大部分时间划水。

    反观叶言那方,几乎可以说一点损失都没有。

    一尊尊深绿色的精怪,将四周围拢的水泄不通,也合马由人等一众人包围在其中。

    它们摩拳擦掌,似乎只要叶言的一声令下,便会扑上来,将他们这些人给撕成碎片。

    “几位,这大晚上的,折腾了这么久,闹剧差不多该结束了?”

    叶言随意的掸了掸衣袖,那冰冷的目光落在了合马由人身上。

    这些家伙私闯唐门禁地,并且打伤了唐秋山,将动静闹得很大,可就算如此,叶言也依旧没有惩戒要去他们的意思,只做驱离。

    倒不是说他立场偏移,屁股坐的歪,向着扶桑使团说话。

    而是他的身份虽然是负责人,却也不能越俎代庖。他不是唐门的人,也没权力替公司做决定。

    涉及到两个国家,哪怕是细微的牛毛小事,都足以被放大很多倍甚至影响国际关系,造成恶劣影响。

    至于惩罚方面。

    公司或者说是国家也不会就此作罢的,是对扶桑是使团发出谴责,或者说是有什么其他惩罚,那是赵方旭这董事长,国家高层要处理的事。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其驱离,确保对方不会在造成二次的影响。

    这就足够了……

    望着站在他们面前,神色轻松的叶言以及周围那一众旗妖、以及那尊庞大的水墨大龙……合马由人心中也很清楚,他们的任务算是告吹了。

    有叶言站在这里,他们再想要去往唐冢,去搜寻蛭丸信息,却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今天的突袭,是他们特意谋划过的,且做了精心准备。

    连这样的准备都未能成功,恐怕以后他们在想要做些什么,对方绝对会防备的更多……

    想着这些,合马有人只觉得神色怅然。

    好在有使团这层身份,就算是他们任务失败,也不会被做掉。

    回到本土,最多就是被他们本土的官方事例不痛不痒的谴责几句。

    “撤吧……”

    虽然很不想说这话,但眼下情况已经容不下他们过多选择。

    底牌尽出,依旧被人杀了个丢盔卸甲,在僵持下去没意义。

    正当合马由人打算放弃任务,带着其余两人离开时。

    一旁的宫本一心却双眼赤红的朝叶言扑去,“你对我的先人做了什么,把他还回来。”

    “你若是识趣些,就乖乖把我家先祖还回来,不然我叔叔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他踉踉跄跄扑来,可还没等靠近到叶言身前,就被鲁大山一扬手,拎着后衣襟就给提溜了起来。

    “放开我……”

    被鲁大山提着,但宫本一心的眼却始终定格叶言身上,满是怨毒。

    “言哥,这这么搞?”

    鲁大山一只手提着宫本一心,另一只手憨憨的挠了挠脑袋询问。

    虽然听不懂对方到底说啥,但闻弦音知雅意。

    光看对方那近乎吃人的目光,叶言也差不多能猜到宫本一心到底说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要回祖宗,再加上可能有些威胁话。

    “没事,我来。”

    对于宫本一心的威胁话,叶言却也丝毫不放在心上。

    他笑眯眯的看着被提起的宫本一心,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调侃道,

    “我们龙国有句老话,叫做气大伤身,小朋友年纪轻轻的别那么的暴躁,这世界多美好啊……”

    叶言这劝慰的话还未曾说完,一口口水便落在他的衣襟上,而吐口水的人正是被提起的宫本一心。

    “你……”

    眼见叶言被人羞辱,一旁的鲁大山也是勃然大怒,扬起沙包大小的拳头,便想锤死这不识好歹的混蛋。

    “住手……”

    可鲁大山的拳头还未曾落下,就被一旁的叶言给抬手拦了下来,“不用打,放他走。”

    “可言哥……”

    鲁大山愣了一下,眼中满都是不甘之色。

    而这旁的叶言也是皱了皱眉,声音陡然拔高:“我的话你没听到?我说——放!他!走!”

    “是。”

    虽然心中很不情愿,但对于叶言的命令,鲁大山还是乖乖执行。

    它猛的一甩手,将手里提着的宫本一心给按着原路丢了回去。

    后者的身体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弧度,在要摔在地上前,被合马由人给手疾眼快的捞了起来,才避免了摔个狗啃屎的下场……

    “刚才的事儿,我就当做没发生了,现在……带着你的人,滚!”

    叶言色厉荏苒。

    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将四周包围的旗妖整齐的向外散开,让出了一条向外离去的道路……

    道路一让开,情况就变得明了了起来。

    哪怕双方语言不通,但合马由人也明白了,这是叶言放他们走的意思。

    他不敢拖沓,将昏迷的安倍岛香抗在肩上,将眼神有些涣散的宫本一心夹在腋下,飞快离开。

    在三人离去后,鲁大山有些茫然的挠了挠头:“老马,你说言哥的今天的脾气咋这好了呢?”

    “这口水都吐到身上,结果他连生气都不生气,就这么把人给全放走了……这不符合他性格啊。”

    听到鲁大山的话,一旁的马老五马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说你是憨憨,你还真是个憨憨啊。连这都看不出来,刚刚的举动明明就是言哥给对面下的套。”

    “套?”

    鲁大山不明所以。

    马老五则是双手抱着肩膀,笑容玩味:“就瞧好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