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变成顶流的小娇妻 > 第一百二十章
    席畅畅不假思索:“现在不想。”

    “为什么啊?”赵翊凝奇怪。

    席畅畅在眨了眨眼睛,她翻了个身,闷闷地说:“我爸妈不幸福。”

    “不是吧,我看你家挺富的啊。”说完才觉得自己好像嘴太快了,于是又补救说,“再说了,又没人规定,爸妈不幸福的子女就不幸福,你要相信自己能幸福的。”

    席畅畅打断她,干笑了一声说,“我连我妈都不信。”

    虽然认识不算太久,但毕竟也是朝夕相处,赵翊凝还是第一次听到席畅畅用这种语调说话,语气里带着一点讽刺,还有一点无奈,然而更多的是负气。她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过了一会儿,不知又想起什么,自顾自地重复:“反正我现在也不想结婚。不想上贼船,就别惦记着出海,这样就永远不会被淹死了。”

    “那小孩呢,”赵翊凝有点天真地替她犯愁,“咱们国家非婚生子不给上户口吧?”

    “不要小孩!”席畅畅说。

    好一阵赵翊凝没有说话,席畅畅以为她又睡着了。

    谁知道赵翊凝突然又叫她的名字:“席畅畅。”

    “嗯?”

    “你要是真不想结婚生孩子也没关系,以后我生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等咱们老了,让他照顾我们!不够我就生两个。”

    席畅畅个人觉得赵翊凝的语调很认真。

    只可惜是她个人觉得。

    席畅畅自认从来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这番话居然让她眼底发热。

    她久久没说话,谁知半天后赵翊凝又开口,这回带着点小抱怨:“你怎么不说话啊,你都不感动吗?我自己都感动了。”

    “……”

    席畅畅也不知道赵翊凝在忙什么,一大早就回去了,走的时候赵翊凝把席畅畅看都没看一眼,席畅畅看着摇椅想:真是重大轻友啊,重大轻友。

    闲着无事,席畅畅翻来手机相册,滑到一张照片的时候,席畅畅停下了手指。她轻轻的摩挲着照片,连钟家慕什么时候走到她旁边的都不知道。

    “看什么呢?”

    “啊……”

    等席畅畅看清楚是钟家慕后忍不住瞪了钟家慕一眼,骂了出来:“你出场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老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钟家慕淡淡的看了席畅畅一眼,无语地说:“自己心里有鬼吧。”

    “我在看我姐的照片啊。”

    席畅畅告诉了钟家慕一段往事……

    婚礼前一夜,高云辉醉意熏熏地打电话给席熙:“熙熙,对不起。这一生,是我欠你的……”

    “你欠我的,是要还的,我只求你回答三个问题便罢,但有一点,我讨厌说谎。”

    这本是玩笑话,他却忽然认真起来,风声带着他嗓子里的沙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庄重感。

    “若我对你所说,有一字之谎,就让我和这天上的星星一样,永远离开我所痴爱的人,所挚爱的化妆王国,只能远远地凄凉看。”此刻他的身后,绅士美女,觥筹交错。

    四月八日,这是席畅畅姐姐席熙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也是有生以来,她最尴尬的日子。

    席熙独自站在一团大红喜气的婚礼舞台上,却迟迟不见新郎的身影。

    周围闲言碎语逐渐多了起来,声响越来越大,他们的神情显然已由等待婚礼的焦急化为了要安心看一场落跑新郎好戏的面跃。婚礼公司的策划人兜兜也忍不住再三提醒:“要不要再给新郎打个电活呢?”席熙漫不经心地扬扬手机:“他说在忙重要的事,之后就已关机。”

    “那还要不要等?”兜兜一脸便秘表情,“如果新郎是在躲藏,我们现在还是告知宾客改期比较好。”

    席熙微微笑:“人难免都会躲藏,只不过自己的债,终归要自己还罢了。”

    席畅畅知道后在一旁焦急踱步,这可是姐姐的大事。

    席熙看着席畅畅,彩妆师的职业病又犯了:“我以后还是给你画针叶眉比较好,显得平静温和些。”

    所有女人都会被这个话题吸引住,而高云辉便是这时赶到的,他一身礼服遍是褶皱,眼角疲惫,可依然风度从容地鞠躬向大家道歉,说是路上遇到车祸,紧急送伤者到医院后才赶来。

    无懈可击的台词加上他诚恳的表情,使得台下重新恢复了热闹,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除去比当初预定的吉时,晚了整整两个小时。

    但席熙的脸上,早已不复刚才的淡然,在牧师问我,愿不愿意与他白头偕老荣辱与共后,席熙拒绝接过话简,反是缓慢向他走近,三分淡然,七分委屈道:“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

    后来的故事版本中,有无数名媛猜测过席熙当年的疑问,“你迟到两个小时的原因是什么?”或者猜“你深爱的人是不是杨蔷?”

    可他们谁也没猜到,席熙附在高云辉耳边问得如此俗不可耐:“你欠我的第一个问题,要我,是不是因为我家的钱?”

    这真是个傻问题,化妆界界龙头老大枝语公司的资金链断裂,欠下一大笔钱,新产品又急需宣传,枝语董事长的儿子高云辉在危机之中,同意联姻,这样的婚姻,不是为了钱,又是为了什么?

    他似是终于记起前几天打错的电话,错许的诺言,些微愣证后却是回答:“不是。”

    商场上得志的男人,摸打滚爬中不知说了多少句谎言,可那刻眼神却如冰晶般纯净,让席熙恍然失神。不过只是一瞬,他即刻恢复冰冷疏离,似笑非笑:“我们枝语加了位巧夺天工的化妆师,成为这里的化妆品老大指日可待。”

    这不是谎话,可也并非她想听,席熙几乎要控制不住用双手紧紧扼住他的喉咙,可最终却是用一片至诚之音回道:“我愿意成为你的妻子。”

    至此,一切混乱结束,归于正途。

    深夜宾客尽散,看席熙只解下头发便要入睡,高云辉半倚在床头问:“你这化妆师,如何不知不好好卸妆对皮肤伤害很大?”他伸手抚摸席熙的脸,似轻柔怜惜,又似下一秒便要撕碎席熙脸上厚重的面具。

    都说高云辉在商场上是只六亲不认的老虎,而席熙,要怎生小心翼翼能成功与虎谋皮?

    她不禁心下颤栗,嘴角却是喷笑:“可我觉得,这是你最爱看的面容,看不到她,对你岂不是伤害?”是了,为求和杨蔷尽量一模一样,席熙每日里至少要花一个小时来妆扮自己。婚礼当天,更是极尽心力,刚入场时不知有多少人将席熙认成杨蔷,呵,这世人痴傻,都只懂看皮相,杨蔷的眼睛里皆是炫目爱意,而席熙则目光犀利,仿佛眼里带刀。

    高云辉好久不再说话,当席熙几乎认为他已睡着的片刻,却又听见他的低呤:“我一直尊重婚姻,你放心。”

    豪门多是非,婚礼一被三折后,第二天便有传言沸满扬场起来,一些娱乐小报登上了模糊的照片,焦急迫切的男人怀抱女子在医院走廊匆匆而过,女子并未显出正面,可好巧不巧,杨蔷就是在昨晚被送进医院的。

    似乎全天下人都认为,高云辉对席熙而言,是从新婚第一天起就负心的人,而席熙只是轻轻笑。

    他确实是负心人。

    席熙初次见到高云辉,是在普吉岛上。这个历来被驴友们称颁的旅游小岛,亦被高云辉作为选择新产品代言人的舞台。席熙穿着白大长裙混入穿着各大艳丽华服的模特队伍。当上场走过高云辉眼前时,他冷冷地叫停:“是谁允许你穿白大的,你也配穿白大吗?”

    席熙毫无畏惧地盯住他的眼睛:“那么,什么人才配穿这白大?”早听说高云辉有个怪癖,因了心仪女子爱穿白,便禁止所有人穿白裙。

    大约从未受过如此顶撞,他盯着席熙的眼睛惊愕良久才冷笑:“有勇气的人。”

    不错,内心有着海一般的勇气,外表却平静淡然,也正是席熙心中对白大的定义。

    席熙走近他几步,对着他冷而高傲的脸一字一顿:“你听好了,我不会游泳,如果你不去救我,我就死定了。”

    众人还没有醒过神来,席熙已经飞跑几步,纵身跳入海中,周围马上有人下水去救,可席熙硬是凭着残存的理智,将他们一一拨开。

    直到高云辉终于明白了席熙话里的坚决,亲自下水抱住她的腰。他虽然被外界誉为化妆品界最冰冷的铁人,可到底不忍心让一条生命从眼前消逝,救席熙上岸后,又不顾湿漉漉的衣服,俯下身来为她作人工呼吸。

    高云辉应是在那一瞬间看清席熙容貌的,那眸中突然闪过的一丝异样的光芒,不知道是否是因此而想起了什么。而席熙睁着奄奄一息的眼睛对他笑:“对我来说,勇气就是这样,死也要死在喜欢的人的怀抱里。”

    “这么拼命,只是为了做我们彩妆的代言人?”

    席熙笑:“不是。”

    他冷冷挑眉表示不信。

    席熙轻咳着说下去:“我,是要做你的妻子,做你整个生命的代言人。”

    许是席熙花了眼,他的眉梢柔和了几分,“还真是奇怪,我刚刚接到一个电话,我父亲下达命令,让我和明魅的千金小姐尽快结婚。我原来如此受欢迎,不知道到底应该选择谁呢?”

    他当然是谁都不想选择,可是命运从来都是那么身不由已。

    席熙很快被送到医院,无论心智如何坚韧,身体已经是不堪重负。满水引发高烧,继而又引起了肺炎。待席熙真正清醒,已不知是几天之后的一个深夜,门外传来压抑且哀凉的女音:“她只是为你跳水,我当年为了教你,险些连命都丢掉。”

    席熙似是浑身都有了力气,挣扎着下床,正看到漆黑的门外,杨蔷紧紧期抱着云冰,低声哀求:“你竟情为她抛弃工作,彻夜守护,你曾经答应过要照应我一生,为什么现在连抱抱我都不肯?”

    只而这个平日杀伐果断的男人一脸犹豫,手在拥抱和推开之间,反复徘徊。

    席熙想是她的高清手机摄像头打扰了这唯美一幕,杨蔷先是满脸恨意,再然后,她开始仔细打量席熙,眼神愈加慌乱:“你到底是谁?”

    席熙不看她,却只是对着高云辉轻笑:“我啊,是死也要死在你怀里的女孩,也是明魅的大小姐,若你要选一个做妻子的话,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可若是你一个都不想选……”我摇动着记录视频的手机,轻笑,“大家都在传的事情,看来是真的啊……”

    只听他温柔道:“我会和你结婚。你要记住,这一辈子但凡你想要,我都会给你。”他再不看杨蔷一眼,一双手只是有力地扶住席熙。

    人们说,三年前,高明辉不慎落水,若非杨蔷含身相救,他早已经死去。

    我在这些传闻中谈淡笑着,无论如何,他终归还是负了杨蔷。或许因为席熙的嫁妆是明魅的大笔融资资金,又或者,席熙精心圆完妆,穿起白大长相的样子,和杨蔷简直一模一样,这让他接受起席熙,不似那么困难。

    枝语的新产品寇蜜系列,据说加入昂贵的鱼子酱做配料,卖点是无污染,抗衰老,将由枝语的宣传部门经理杨蔷来给大家讲解,继而为千挑万选的模特代言人试妆。

    席熙想她来的正是时候。

    尽管杨蔷带病出席,可还是出现了问题,模特阑尾炎突然发作,实在无法上场,临时找人来替,又怕气场不足,不能表现产品的美丽。

    席熙适时走过去:“我学过多年的化妆,虽比不上专业模特美丽,可也许更加懂得如何去展现产品的妙处,要不然,让我去试试?”

    杨蔷也情不自禁夸赞:“高云辉有次夸赞你如武快书中的赵敏,我还不服气,现在看来,你比她还要厉害几分,倾城容貌,富足家世,还有这么一手堪称变脸的好本事,真是羡煞旁人。”

    “是吗?”席熙微笑,“师傅说过,化妆的第一层境界是化心,我化来化去,也只是化了个皮而已,半分高云辉的真心都没能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