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倚天开始的横推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陆小凤
    四人都不说话了。换做他们四人任何一人和刺客打起来,下场都会很好。然而那么凌厉的一剑,也只是刺穿了对方的衣服。还是魏子云想了想,便开口说道:“此人的外功已经到达了化境。”

    “那刺客的剑术绝对不亚于西门吹雪。却没有伤到对方一丝寒毛。就是不知道他是玄门哪支高手的后裔。”

    众人闻言不禁摇了摇头。魏子云接着说道:“不过传说终归只不过是传说。”

    皇帝的神情此刻显得极为遗憾的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朕知道了。”

    很明显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皇帝现在有些不满。

    至于万君武他倒是不知道自己机缘巧合之下,救下了当朝的皇帝。他一边吃着熊姥姥抄的栗子,一边漫无目的的行走着。

    自从在关外养伤的时候,他就打听到了这方世界的动向。

    在得知当今的武林是叶孤城的天下之后。万君武瞬间便明白了这里是哪里了。

    于是便进关想要见识一下叶孤城那璀璨到极致的‘天外飞仙’。

    至于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吗……万君武就只是当做一个过场罢了。毕竟自己也算是从中得到一丝好处了。

    望着手中的玉佩。万君武摸了摸下巴打算回来找个时间就兑换成银票。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

    而近日来江湖中最大的事情,莫过于白云城主叶孤城重出江湖和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约战。

    他本是天外的飞仙,可是却突然降临人间。江湖中的每一个高手都在暗中警惕着对方。

    如今的江湖是叶孤城的江湖。同为天下三大剑客之一的武当木道人都曾经说过。

    “天外飞仙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剑法!这一件或许已经没有人可以抵挡了!”

    而他嘴里的那个‘或许’便是陆小凤。

    这家伙是一个朋友很多,酒量很好,并且还非常爱管闲事的家伙。在他那充满传奇性质的一生之中。

    也不知道遇见过多少的怪人和怪事。也许比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听说过的都要奇怪的多。

    并且陆小凤这小子的脸上最为明显的特征,便是有四条美貌。

    他嘴上的两撇胡须,修剪整齐到和有四条眉毛简直是一模一样。

    而这个家伙也实在是一个懒人。懒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这家伙练成了一门绝技,连最喜欢的喝酒都要躺在穿上,并且酒杯放在肚子上。张嘴一吸酒杯里的水就能进入到自己的最终。

    并且陆小凤虽然是一个穷鬼。可是他每次出门身上至少都有五千两的银子。并且这钱还不是偷来跟抢来的。

    而是好朋友送的。所有陆小凤经常感慨道:“一个人穷不可怕。只要能和有钱人做朋友。那就够了。”

    对于他这句话,万君武每每想来都觉得有道理。只可惜他的性格不是那种能随时随地交上朋友的家伙。

    所以他的朋友很少。

    而陆小凤朋友很多,同样的他的麻烦也不少。而万君武朋友很少,但是主动找上门来的麻烦更少。

    最起码想到这一点,万君武便十分的得意。毕竟人生之中麻烦很少的人,也的确是快要绝种了。

    如今陆小凤的麻烦就已经到了。

    一个叫做勾魂使者,一个叫做铁面判官。这俩个家伙出现在房间里,自然是要挑事来的。

    不过勾魂使者的钩子不见了,判官的判官笔也折断了。

    望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几位秀气的书生。陆小凤瞄了一眼继续躺在床上动也不动。

    而被他击败的铁面判官却铁青着一张脸说道:“‘断肠剑客’萧秋雨!”

    而勾魂使者此刻更是嘶哑着嗓子一字字的说的:“‘玉面郎君’柳余恨。”

    被称为玉面郎君的这位简直丑的不像样子。那张被毁容的脸,听到了勾魂使者的话,流露出了一丝丝的哀伤。

    便在这时外面有人笑着说道:“还有在下。”

    只见一张黑黑瘦瘦的脸,那人又矮又小,可是却又一张留着火焰般的大胡子。

    勾魂使不禁脱口而出:“独孤方!‘千里独行’独孤方!”

    他和判官二人都是青衣楼的杀手。青衣一百零八楼是江湖上最为著名的杀手组织。

    而更加重要的是,面前的三人从某种角度来讲,都喝青衣楼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这个时候陆小凤却叹息了起来。说道:“可惜了。客人这么多。我就只有一杯酒……”

    突然他张开了嘴,把酒水吸到了嘴里。吧嗒了几下嘴。缓缓的笑道:“现在一杯都没有了。”

    萧秋雨这时微微一笑说道:“不妨。我们请你喝更好的酒,吃更好的饭菜如何?”

    铁面判官这时硬着头皮说道:“不论如何。你们也不能阻止我们‘青衣楼’办事情!”

    对于‘青衣楼’三个字。他说的特别咬文咂字的。

    萧秋雨看了一眼柳余恨。下一秒,柳余恨直接冲了过去。他装有大铁锤的胳膊,直接一挥。

    判官的那张脸,都扁了好几寸飞了出了房屋。而勾魂使者这个时候也不用在勾魂了。

    独孤方一招便要了他的命。

    陆小凤见到三人眨眼便杀掉了青衣楼来的人。忍不住叹息说道;“看来我似乎不答应不成了。”

    便在这时,外面有道极为慵懒的声音。似乎是打了个哈哈一般,开口说道:“贫道个人觉得这小子哪也不用去了。”

    一身豪华到简直不像是道袍的道袍。一张英武到极致的脸庞,随着这高大的身影迈步走了进来。

    陆小凤这个时候也不禁有些好奇的朝着对方投入了眼神。他并不是在打量着对方。而是打量着对方腰间佩戴的那病长剑。

    ‘这不是武当的‘七星剑’吗?怎么在他的手中?’陆小凤心中不免的有一些好奇。

    他和武当第一名宿木道人、以及掌门真人石雁是忘年交。每年逢年过节的他都要跑去武当派混饭几十天。

    自然是见过这柄宝剑的。他不会记错。武当的七星剑和对方腰间的宝剑几乎一模一样。

    如果说有哪些地方不一样的话……

    那么只有对方腰间的宝剑更加破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