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时空游戏机 > 第85章 黑骑士与红莲之心
    盗号,是现代才有的说法。

    指的是通过手段非法获取他人账号密码。

    被盗号的人总会有损失,有的被动社死,有的社交好友全没了,有的损失了游戏账号,还有的直接一夜倾家荡产。

    这个世界并没有网络,盗号是意指, 指的黑骑士盗取了苏星的身份。

    苏星听到黑骑士说完之后,脸色很古怪,只因为黑骑士所做的事情,听起来是那么不可思议。

    盗号,在苏星的认知中就是与坏事链接,可要是有人盗了你的号, 做了有利于你的好事呢?

    比如你游戏账号被盗了, 你火急火燎的找了回来, 惊讶的发现,你的账号多了全皮肤全英雄还自带称号。

    比如你的up主账号被偷偷盗了,等到你想起来,找回了这个账号之后,你的账号多了十万粉丝和一大堆待提取的收入。

    这听着很不可思议。

    但黑骑士恰恰就是这么做的。

    黑骑士利用他的身份,建立了一个组织。

    这组织源自红莲之心却又出淤泥而不染,没有同流合污。

    今天则是黑骑士选的,物归原主的日子,这意味着这些年轻的骑士理论上都是他的人,他平白无故得到了一波势力。

    “牛啤啊……”

    苏星一时间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这可以说是他今年第三震撼的事情了。

    第一是时空游戏机,第二是发现封印之门原来是「我的世界」,第三就是这件了。

    这也让他的心里生出无限的疑问,为什么黑骑士要这么做呢。

    对方在沉默片刻之后,也给出了答案,他却是从许久之前开始讲起。

    三人坐了下来。

    苏星随手捞回绿茶,听黑骑士讲故事。

    “数十年前,我与兄弟们, 一起叛出王国。”

    黑骑士的眼神有着回忆,“那时候的我们, 心里有着满腔的怒火。”

    “我们都出身平民,平日里就受尽歧视,被那些贵族出身的士兵嘲笑,我们只当没听到,只是更努力的拼杀,试图用努力来获取尊严。”

    “如此一次又一次,我们站在王国的最前面,保卫了王国的和平,当初一起的兄弟,也死了太多太多。”

    “我算是其中最幸运的了,资质还算不错,最终突破到了骑士巅峰,即使是那些贵族的骑士,也不敢嘲笑我们。”

    “我认为我熬到了头,也能庇护兄弟们了,于是我衣锦还乡,却发现家里人去楼空, 妻儿都已消失不见。”

    “他们只说是她自己跑了, 但我了解妻子,她是那么爱我,不可能就这么离开的,于是我展开了调查……”

    说到这里,黑骑士眼神冰冻。

    “我调查的结果,指向了本地的领主。”

    “我上门质问他,他居然就这么承认了。”

    “他在台上一脸讥讽的看着我,没有羞耻,没有害怕,问我要多少赔偿,赔我就是了。”

    黑骑士眼神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

    “我的心里无限冰冷,也是在那一刻,我才发现,我这一辈子,都在为一个幻觉奋斗。”

    “我以为依靠着我的双手,我的力量,以及为王国的牺牲,我就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这一切却是在这一刻都被打破了。”

    “我终于明白,真正的威胁,从来不是王国之外的地方,而是王国自身,这个早该灭亡的王朝。”

    “国王领主骑士融合成的巨大怪物,压在我这样的平民身上,抽血扒皮。”

    “在他们看来,我们就如同牲畜一样,而我这样的骑士能受到一丝优待,也不过是因为我有伤到他们的能力罢了。”

    “至于我的妻女,在他口中只是一个意外,在他的眼里,她们就是不值钱的物品,只要赔点钱,这件事情也就能搞定了。”

    ……

    黑骑士说到这里,暂停了一下。

    他喝了一口茶,这才继续讲述道。

    “于是我收了赔偿,连夜回到了军队之中。”

    “翌日,我带着兄弟们一起踏平了领主家,在废墟之中,四处都是火焰。”

    “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他,跪在地上丑陋的哭着,求我不要杀他,他哭的很惨,似乎真的知道错了。”

    “但我知道,这只是他的伪装而已,他的认错,只是因为害怕死亡,只要活下来,他就会千百倍的报复回来。”

    “我毫不犹豫的杀死了他,带着弟兄们在王国开始了流浪旅程,这一路上,我们见过了太多如我一样的惨剧。”

    “为了改变这一切,我们隐去姓名,创立了红莲之心,想要如同传说中的红莲业火一样,烧去王国的污秽。”

    “一开始,事情进展的很是顺利,这世间总有人拥有良心,决定加入我们,如此内应外合,我们也不断壮大。”

    “但随着时间过去事情却渐渐发生了变化,王国渐渐重视我们,进行了多次围剿,同时彻底的封死了平民成为骑士的道路。”

    “这让我们后继无人,再加上缺乏最高端的力量大骑士,我们始终不能正面对抗,永远只能隐藏在地下,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战场的时候。”

    “死亡,死亡,还是死亡。”

    “我只能看着一个个兄弟,在我面前死去。”

    “组织内部的人心也不再有信仰了,因为他们看不到希望,也跟着堕落了。”

    “眼看组织即将崩塌,我心灰意冷的离去,我的副将,那位一直追随者我的人,站了出来,接管了红莲。”

    “他彻底改变了红莲之心,一切为活下去。”

    “他甚至与我们最初的敌人,领主们合作,形成了错根复杂的派系,成功的存活了下来。”

    “可以说,经过这一次,红莲之心再也不是以前的样子,甚至力量也不全在我们手里了,如今红莲也如同王国一样,分为了十余个派系,我们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我很愤怒,认为他背叛了我们,甚至要杀了他,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转身离开了。”

    “直到五年前,他突然找到了我,他看起来是那么苍老,头发都已经花白,他说他累了,他也没有心力了,将令牌与权力交给了我。”

    “他说,组织固然是堕落了,但再堕落也是一股力量,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活下去就还有可能性。”

    “我接手了他的权力,重新回到红莲之心,我发现他是对的,尽管组织已经不再纯洁,但这份力量,即使只是部分,也远比当初的我们强大。”

    “但也正因为如此,我得以看到了当初我们看不透的未来,我痛苦的发现,尽管我们已经如此强大,但我们还是注定失败。”

    “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王国的圣所机制,他们掐断了平民一切的上升通道,这种系统性的筛选,彻底封锁了我们的未来。”

    “这也是他们不再针对红莲之心的原因了,他们知道无论我们怎么折腾人只会越来越少,未来红莲也将成为王国的一部分。”

    “王国的平民们也认命了,他们不再试图反抗,只要还能活下去就行,而且他们也压根没有反抗的资本。”

    “我也绝望了,我终于明白了他心中感受,为何他年纪比我小却满头花白,他已经提前知道了这一切的结局,却还坚持工作,这种痛苦堪比凌迟了。”

    “他没过多久就因过度工作得重病而死去,我也变得心灰意冷,不再试图改变什么,只是照顾弟兄们的家人,直到半年前,你横空出世,带来的变化,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

    ……

    苏星揉了揉绿茶的脑袋。

    他耐心的听着,黑骑士讲述的故事。

    其实在这之前他就已经在执行署知道了。

    不过那是案件陈述,只有冰冷冷的事实,远没有当事人直接描述来的震撼。

    他仿佛成为了黑骑士本人,与他一起经历了这漫长的时光。

    从年轻时的热血,到如今的心灰意冷,再到发现自己后,重新找回了希望。

    于是黑骑士开始尝试收集关于他的资料,甚至利用他的名号,在红莲之心内秘密组建了一支小队,人数达到了一百人。

    这个人数并不多甚至大部分还不是骑士,但其中每一个人,都以月光骑士为榜样,愿意追随于他。

    黑骑士的目的正如同他当初的副官一样,为苏星铺好路,将自身的权力与令牌一起教给他。

    苏星听着他讲述中的自己,感觉怪怪的,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玩家而已,没那么伟大,却是成了对方眼里的救星。

    “以上,就是我这一路做的事情。”

    “很抱歉我没有问,就借用了你的身份。”

    “这都是我的个人行为而已,那些年轻人,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愿意追随于您,你是否……”

    黑骑士说完了,用殷切的眼神看着苏星,他已经累了,也不再年轻了。

    在他看来,苏星是一个更好的对象,可以继承红莲之心的理念,让红莲之火真正的燃尽污秽。

    苏星心里自然是愿意的。

    这种坚持心中信念的人,他本就很认同。

    再说了他来之前就想要组建自身的势力,这白捡一个自然不会拒绝,不过他也有话要说。

    “你说的这些,都很合理。”

    “只是有一点,你说你最后绝望了。”

    “只要圣所机制不改变,你们就注定失败。”

    “为什么在知道我的存在后,你的想法就变了呢?”

    此话一出,黑骑士和奥诺雷都笑了,现场氛围也轻松了起来,黑骑士眨眨眼。

    “这个问题月光骑士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安全部对你的重视,领主们的恐惧,以及我的改变,不都源自于此吗?”

    黑骑士没明说,但三人自然都明白。

    这一切,都源自苏星掌握了新的修炼法。

    这门修炼法是如此强大而诡异,让他能够力压骑士,遇到围攻又能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离开。

    这也是黑骑士想法改变的根本原因。

    红莲之火无法燃烧的原因,是一个悖论。

    他们需要生命种子才能够得到足够力量,才能够打破王国的秩序。

    可想要生命种子,首先就需要打破秩序,进入圣所,偏偏这需要他们有足够力量才能做到。

    这就跟你毕业后找工作动辄要求三年工作经验一样,你说你没有经验想要得到经验,他们说你得有经验才能入职,当真是无限死循环。

    苏星笑了笑默认了。

    他喝了口水,“那么,你想要吗?”

    他指的自然是自身所修炼的上乘武功。

    出乎他意料的是,黑骑士却摇头拒绝了。

    黑骑士给出的理由是:“我自然是想要的,但每多一个人知道,泄露的风险也就越大。”

    “若是让王国的贵族们得到了,无论是什么修炼体系,以他们的资源来修炼,都不可能慢的,我们竞争不过他们。”

    “在我看来,更好的方法是,全力支持你达到大骑士的层次。”

    “如此以力破法攻入圣所,获得生命种子,正如这个王国最经典的名言一样,唯有大骑士,才能对抗大骑士。”

    ……

    苏星恍然,也明白了黑骑士的想法。

    黑骑士辛劳一辈子,已经不愿冒风险了。

    在对方看来这也是最为稳妥的办法,只要不泄露,对方压根无从抵抗。

    王国的大骑士也只有三个,不可能永远守在圣所之中,只要找到机会,那就能一次获取大量生命种子。

    苏星看来其实不用如此麻烦。

    呼吸法没有优劣,武功却有,还很大。

    上乘的武功与低级武功,差距大到吓人。

    就比如他曾经修炼的黑虎拳,最多能达到凝血,也就是骑士境界。

    就这还要十年如一日的修炼外加上资质,比速成骑士不可同日而语,完全可以先培养,泄露与否并没有那么重要。

    “行吧,既然说到这了。”

    “你用我身份做的事情,我接下了。”

    苏星也不纠结,这本就是两全其美之事。

    黑骑士松了一口气,他内心也是忐忑的,有着许多担忧。

    他害怕对方不认可自己的行为,害怕对方的修炼法达不到大骑士的境界,最终一场空,好在这一切最终是好的结果。

    奥诺雷甚至眼角有些湿润了。

    “我的儿子啊,你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他的儿正是黑骑士副官和布鲁斯的父亲。

    如今达成意愿苏星立刻开始了交接过程,他也知道了黑骑士的名字,理查德。

    苏星没如理查德所想一般要了他的令牌,对方比自己更适合这职,不用着急退休。

    在这分裂为十三个派系的红莲之中周旋,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他也不打算插手。

    他接管的是黑骑士准备的那百人的小队,先是如同专业团队辅助他,等到他突破之后,才是他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一切搞定之后。

    苏星自地下空间的秘密通道离去。

    他比起刚来黑市时,多了一些东西。

    一猫一书一小队、一个面具和一个黑板。

    “这面具还挺有意思。”

    苏星出现在山林之中,看着手里的面具。

    面具是红莲的,上面印着四叶红莲,仅次于黑骑士的五叶红莲。

    这相当于一个隐蔽身份,方便他在关键时刻使用,红莲之心虽然腐朽了,但实力还是在的,可以用用。

    至于黑板,则是奥诺雷手上那块,是巫师留下来的通讯工具,两块一组,写上字之后烧一烧,就能相互传递信息。

    苏星试了试,发了他的工作安排过去。

    一是让红莲之心替他寻找他要的安然草,这招叫借鸡生蛋,省了他寻找的功夫了。

    二是让理查德亲自前往西木村找艾莉森,苏星留下的黑虎拳,有备注说别外传,但总得瞅一眼。

    至于他为什么不自己回去……

    苏星摸了摸脸颊,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这恐怕也是幸运猫猫天赋唯一的缺点了,猫猫状态下关系有多好,变回人后就有多尴尬。

    很快,苏星收到了回答。

    黑板上浮现出了收到两个字。

    苏星啧啧称奇,有一种新鲜的感觉。

    在现实里用这玩意,自然是脱裤子放屁。

    但在这样一个世界,这种远程沟通手段,就显得很为神奇了。

    这也是曾经璀璨的巫师世界的惊鸿一瞥,苏星此刻想起来一件事,抱起了怀里的绿茶,扒开了它身上的毛毛。

    “喵喵「人类你干嘛」”

    绿茶有些不好意思,欲拒还迎。

    苏星感觉自己像是杰哥一样,怪怪的。

    他按下这种心思,瞅了瞅它身上的魔文,压根看不懂,甚至不符合基础魔文规则。

    “要不是繁衍的过程中乱了,要不就是这就不是基础魔文,而是更高级的魔文。”

    苏星知道,这不是他现在就能搞懂的。

    他随手把绿茶放在头顶,看着城市火光。

    “接下来就是等待月末的生死决斗比赛了,具体的计划老奥和理查德会搞定。”

    苏星朝着炉石城走去,脸上浮起笑容。

    他与炉石城的恶人们阔别已久分外想念。

    想必此刻对方也肯定想他了,他必须得赶紧过去,热情的招呼他们啊。

    这样愉快的日子过去了一周。

    某天,苏星正在痛殴一位领主的时候。

    他的耳边响起了许久未曾听到的叮咚声。

    「天赋-幸运猫猫」

    「触发第二次幸运提示」

    「按提示行动,将收获幸运」

    「本次的幸运提示内容为: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