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七七种田养娃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家有一老
    “爹,这样能行吗?世彦可没说能这么干啊。”

    苏安瑛愣了下,不明白公爹这是啥意思,让人知道花棚所在,好么?

    “你啥都不用问,就照着我说的去做,回头我再跟你讲怎么回事儿。”

    许成厚摆摆手,示意苏安瑛照他的话去做。“对了,让他们预留五万块钱订金。”

    售卖君子兰的事,许世彦不能出面。

    一个是他在学校念书呢,没时间。

    另一个,他现在这个名头不算小,这种投机倒把的事儿一旦被人认出来,影响不好。

    所以许世彦交代过,这边的事情,苏安瑛和许成厚做主。

    如果遇上大事,苏安瑛无法决断的,全部听许成厚安排。

    丈夫事先有话,苏安瑛也不好质疑公爹的话,于是就过去,跟那边几个订货的客商谈。

    还跟上次一样,每个人预留五万块钱的订金,然后苏安瑛给他们开收据。

    这边安排人带路,领着他们去东岗那边自行挑选,价格,每盆照着这边的降下来二十块钱。

    别小看了这二十块钱,要是一千盆的话,那就是两万块钱。

    雇啥样的车也绰绰有余,绝对值得跑一趟的。

    总共五拨人,其中有三拨人听了苏安瑛的要求,立刻点头同意,直接交钱。

    有一个人还在犹豫,而另一个,则是骂骂咧咧的走了。

    犹犹豫豫的那个人,到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

    毕竟像凤英花卉公司这么有实力,有大批量花苗的实在不多,错过了可惜。

    就这样,苏安瑛收了每个人五万块钱,亲手写了收据,盖上公章,又按了手印,这才把收据交给对方。

    “几位,你们自己商议一下怎么去,我这边安排人领路。”

    但凡做这么大生意的,哪有几个等闲之辈?或是哪个厂矿企业的小领导,或是做生意的大老板。

    人家都有办法,于是各自带着车、钱、人,准备出发。

    苏安瑛按照许成厚的意思,安排了赵建设和黄胜利俩人领路往回走。

    回去没啥危险,他俩也不带钱,就算路上有啥事儿,那些人也得保护好他俩,要不然去哪里买君子兰?

    再说了,四家都带了不少人手呢,就算真遇见几个小毛贼,也不怕。

    就这样,赵建设跟黄胜利两个人领着那四伙人出了省城直奔抚松。

    而这头,苏安瑛往回打了电话,嘱咐周庆国,让他在家里好好接待这些人。

    不管这些人买多少盆花,扣去收据上的五万块,剩下的也都是付现金。

    至于价格,苏安瑛也给定了个范围,差不多就可以往外卖。

    周庆国是个聪明人,一下就明白咋回事儿了,当即保证,一定按照苏安瑛的话去做。

    “爹,你为啥非得让他们去咱家那头选花啊?让人家知道咱的地址,好么?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直到晚间吃完饭,苏安瑛没忍住终于问出来。

    “瑛子,你跟爹说,今天来订货的那些人里头,是不是有人一听说要收定金,就走了?”

    许成厚装了一袋烟,吧嗒吧嗒抽了两口,这才问道。

    “对,是有这么个人,咋了爹?”

    苏安瑛愣了下,回想起白天,确实有这样一个人。

    “那个人,自打咱店里开业,他每天都来。也不买,就是看,各处转悠。”

    许成厚放下烟袋锅子,抬眼看了屋子里众人。

    大家伙儿都傻眼了,这些日子店里来来往往的客人太多了,谁也没注意有这么个人。

    “大叔,你的意思是?咱们被人盯上了?”众人心里一惊,感觉后背直冒凉风。

    不是吧,这才开业几天啊,就被人盯上了?

    “那咱们是不是得报警啥的?还是做点儿啥准备?”

    许成厚摇摇头,“眼下啥事儿都没有,报警也没用,咱们自己小心点儿吧。

    我估计最近没啥大事儿,咱这院子周围整的挺牢靠,里头还有狗,那些人估计也是觉得不好下手。”

    那伙人应该是盯着这边挺长时间了,没下手,估计就是觉得难啃不好办。

    也是因为最近这几天店里存货没太多了,不值当动手。

    “我是怕,咱店里送货的规律被人摸准了。

    别的不说,真要是有人摸清楚了,就趁着咱的货运到了那时候,晚上摸进来,或者遇上狠的直接带人闯进来呢?

    再不然,他们在半路上把咱运君子兰的车给劫了,可咋整?”

    许成厚这个岁数的人了,啥事情没经历过的?

    说句不好听的,当年他差点儿就上山当了胡子,就这些小毛贼玩的那点儿把戏,能瞒得住他么?

    “所以,您老才说,让那些客商去东岗看货?可要是那些人也顺藤摸瓜跟过去了呢?”

    杨春明几个脸色都有些发白,这也太吓人了吧?

    “那头?哼,那是咱的地盘儿。

    咱在省城,必须得低调,不能太张狂,咱就图个安安生生把钱挣到手。

    可要是那些人到了咱的地盘,是龙他得盘着,是虎他得卧着。”

    许成厚正好抽完一袋烟,将烟袋锅子磕了磕,冷笑道。

    “周庆国是干啥的?武装部长、治保主任,那些民兵是闲着吃干饭的?

    切,乡里和村里想要好处,那就得出力,钱是白拿的?

    再说了,还有立民立新呢,立新是参场派出所的所长了现在,韩家也得分一股呢,他们不出力?”

    韩立民前几天从首都回东岗了。

    毕竟他还有工作,秋天参场这么忙,许世彦和历诚容来念书,技术科就指着韩立民挑大梁呢,他必须得回来。

    那边留下李月秀和许世琴照顾韩立伟,就可以了。

    有周庆国和韩家兄弟,养殖场里头雇了十几个盲流子,还有枪,再加上民兵和参场派出所的人,就不信几个小毛贼还敢乍翅儿?

    相比之下,许成厚更担心的是,被人摸准规律,半道儿劫车,那才最危险。

    所以,许成厚给支招儿,让客商自己去选,自己往回运。

    赵建设他们临走之前,许成厚还叮嘱了一句,到时候客户往回走,让他们也跟着往回运点儿。

    一路上咋地互相也有个照应,车上也得多跟着几个人。

    “这几个人过去,差不多就能买两三千盆。

    剩下的,要是还有人大量要,咱就还来这一招儿,这个店里头啊。

    往后就主要卖大花苗,往外零售,别存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