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七七种田养娃 > 第三百六十三章 进贼了
    苏安瑛等人被许成厚这一番话吓坏了,个个儿心底往上冒凉气那种感觉。

    看起来,这钱真不是好挣的,一个闹不好就要出事儿啊。

    “切,怕个球嘞?

    咱这个多人,又有枪又有狗,谁要是敢进来,老子一枪崩了他。”

    许世安这愣劲儿又上来了,啪的一拍桌子,把大家都吓了一跳,但也把大家的胆气找回来了。

    “就是,二哥说的对,怕他个球?

    咱也不是被吓大的,山里的野兽咱都弄死过,还怕几个人?

    真有那小毛贼敢进来,我特么一枪一个崩了他们。”杨春明跟着说道。

    “对,对,咱豁出去了怕啥?谁敢动咱的主意,也得让他知道知道咱的厉害。”

    毕竟是东北的汉子,哪能没点儿血性?这么些钱,就是拼了命也得护住啊。

    “晚上还是轮班值夜,都警醒着点儿,抱着枪睡,有动静实在不行的话,先搂他一枪。”

    就这样,大家伙儿各自去休息,晚间连衣服也不脱,真就抱着枪睡。

    外头几条狗也是,都撒开,满院子随便它们跑。

    这都是上山打过猎的狗,下口狠。

    真有人进来,只要头狗一开声儿,其他的上去就能给猎物撕了?

    大野猪、黑瞎子都咬过的,还怕人?

    赵建设、黄胜利带着人回东岗去看花买花,那肯定比家里直接往这边发货要耽误时间,来回的咋地也得三四天。

    省城这边,店里照常营业,每天还是会有好多人进进出出来买花。

    不过店里小苗没有了,大花卖的不快,一天也就十几盆。

    毕竟太贵了,没几个人能买得起。

    苏安瑛也不着急,反正房子租了四个月呢,慢慢卖呗。

    直到第四天下午,赵建设和黄胜利带着人返回省城。

    这一次,运过来了一千盆六七片叶子的中号苗。

    “嫂子,那四伙儿人,一共买走了三千五百盆花,具体卖了多少钱,庆国那头有准确账目。

    咱家里三五片叶子的小苗,没剩多少了,所以这次带来的都是稍微大一些的。”

    一进门,赵建设赶紧向苏安瑛汇报下子。

    苏安瑛脑子里迅速算了下。

    这几年连养殖场那边花棚,加上许世彦家那三间房子,还有各家各户的窗台,也就培养了一万零几百棵。

    第一次大概运过来一千两百棵,第二次两千棵,这次带着人过去又是三千五百棵。

    赵建设他们还运过来一千棵,家里估计也就剩下两千来棵不到三千棵了。

    照这个速度,不用到元旦,小苗和中苗基本就全都能卖出去。

    就剩那些大的,出货慢。但大的也挣钱,一盆多则几万少则几千,慢就慢吧。

    “行,先把花都卸车搬进来吧,一定要注意点儿,别冻着了。”

    这几天店里确实没啥货了,这一千盆赶紧卸下来摆上。

    跟着来押车的民兵,这一次安排了十几个,一水儿都扛着半自动。

    这会儿大家伙儿一起动手,很快就把君子兰都搬进了温暖的屋子里。

    许成厚把黄胜利叫过来,嘱咐了他几句,然后黄胜利就领着司机和那些民兵去吃饭了。

    吃过饭,把人安排到招待所休息。

    又送来一千盆花苗,大家伙儿心里都绷着弦儿,心里头不踏实,晚间也不敢睡实。

    上半夜是许世安跟冯超值夜,下半夜是杨春明和孙晓锋。

    半夜一点半来钟的时候,杨春明内急,出去上厕所。

    他这扛着枪刚要推门进屋,忽地听见身后啪嗒一声,好像什么东西落地的动静。

    十月末,天上的月亮就剩一勾,四周一片昏暗,看不清什么东西。

    杨春明顺着声音来处,悄无声息的摸了过去,从地上捡起两个馒头来。

    用油炸过的馒头,挺香,里头似乎还夹了肉啊什么的,对于狗子来说,绝对是美味。

    要说别的,杨春明可能不认识,这玩意儿,杨春明再熟悉不过了。

    他跟着许世彦打猎多年,这点手段还能不明白?

    看出来了,外头这是有行家啊,油炸馒头,里面放上药豆,狗子吃了这馒头就得中毒,很快就死。

    狗子死了,不能预警,外头的人就可以顺利摸进来,去偷君子兰。

    杨春明心下冷笑,这一招对付普通的狗还行,对付训练有素的猎狗?开什么玩笑?

    这几家的狗早就养成了习惯,除了它们认可的人之外,别人喂肉都不要。

    更别提地上的东西了,它们连碰都不带碰的,没瞧见那几只狗子都趴在窝里,一点儿动静没出么?

    就凭着许家头狗小黄的香头,这东西一落地它就闻到了。

    可是到现在,小黄连动都没动一下,就是根本看不上。

    杨春明捡起馒头,轻手轻脚返回屋门外,轻轻推开门进屋,将屋里住着的人都叫起来。

    大家悄无声息的起身,各自隐藏在院中暗处。

    外头,几个黑影正猫在墙根儿下等着呢。

    得等到院子里的狗吃下去馒头,毒性发作了,他们才能下去。

    要是搁平常吧,还能爬上墙头往里头瞄一眼。

    可特么这家太损了,墙上全是玻璃碴子还有铁蒺梨,根本没办法趴上去看,所以他们只能在外头等。

    大概过了十几二十分钟,领头的人估计着差不离了。

    一挥手,几个人动作麻利的结成人梯,爬到大门上头,从这往里进。

    没辙,别处进不去,那围墙整的谁也不敢上。屋顶就怕弄出动静惊醒了屋里的人,只能从大门上面。

    这大门的门楼跟房子的房顶连着那种,中间没有空隙。

    这群人应该是惯偷了,动作轻巧麻利,几下就爬到了房顶。

    然后顺下去几根绳子,人抓着绳子往下出熘,最后轻轻一跳,就落地了。

    到这一步,都挺顺利,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几个人互相比了个手势,就要往北边那趟房子靠近。

    结果,就在他们刚一动的工夫,忽地从暗处蹿出来几条影子。

    吭哧一口,直接咬在领头那人的屁股上了,疼的那人嗷一嗓子。

    无声无息出来偷袭的,正是小黄。

    这狗不光香头好嘴狠,而且还特别机灵,打猎、看参,都是好手。

    这狗特别聪明,打猎的时候它知道得招呼伙伴一起上,咬人可不,咬人它爱偷袭下死口。

    当初许成厚在山上看参的时候,有一次进去贼了,小黄一声不吭上去就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