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的我只想专心学习 > 第162章 告别姜黎黎(下)【4.9K】
    姜黎黎在床上睡着了,她还带着干净的笑容,就像一个炎炎夏日里清爽的雪糕。已经入夏,她放房间里的窗户开着,只是隔了一层纱窗,吹来一阵凉风,透过窗户望出去,窗外澹绿色的叶子摇曳起来,滴滴答答的雨水从叶子的罅隙中留下来。

    将窗户给关上了。

    易阳站在床边上看了一阵……当然,不至于对姜黎黎产生什么非分之想。望着这个奇女子,只是会觉得可爱。看了一阵,他轻轻合上门,走到外面收拾起来。

    ……

    红酒的后劲是挺大的,易阳并不是没有醉,只是还能保持着意识清醒。他想到,很多人在喝醉后,如果呕吐的话,很容易堵塞了气管……尽管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但说起来还是挺吓人的,得看着。这样想着,将姜黎黎这里收拾得差不多了,便心安理得地倒在沙发上了。

    躺在沙发上,第一时间并没有睡着,虽然脑袋昏昏沉沉的,还是忍不住想一些事情。

    关于姜黎黎的离开,其实是很早就能预见的结果了。猜测,一个家境条件哪怕放在汉宁市那样的地方也要算得上不错的小姑娘,靠着自己的能力,考上了编制内的一个工作,地方虽然远、偏,但那是人生第一次脱离家庭的尝试,这个过程中,或许她的父母并不完全同意,但觉得女儿锻炼锻炼,被社会捶打捶打也是一件好事,就任凭她胡闹一段时间。

    两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了。或许是家里人也觉得所谓的锻炼差不多了,亦或者是真的才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小女孩也没有刚刚大学毕业时那么懵懂了,可以安分下来了……种种猜测都是有可能的,总之,得走了。

    这是易阳很早就预见到的结果,于是结果来临的时候便不会太意外。

    姜黎黎是一个好姑娘。她是真正对自己好的人,不求回报。被社会毒打了那么长时间的易阳,在底层见识到了太多人性卑劣的一面,如此对比下来,给心灵的震撼就越强烈。

    他希望姜黎黎能有一个好结局,她也会有一个好结局。这一次姜黎黎的告别,是一件好事,心里感慨的同时,却并没有多少感伤,会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她。

    随后,易阳也睡着了。

    ……

    是被一阵呕吐的声音吵醒的。

    易阳迷迷湖湖睁开眼睛,随后心头一惊,一下子翻身起来。窗户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但天还亮着,看上去并不算晚。

    呕吐声是从卫生间传出来的。易阳进去,姜黎黎正抱着马桶,手指塞进喉咙里抠啊抠的,接着吐出来红色的东西……

    听到身后的动静,姜黎黎回过头,带着哭腔说:“你……你不要看……”

    易阳瞧了一眼,正准备默默地退出去,姜黎黎又回头了,眼泪汪汪地说:“易阳……帮我,帮我打120!”

    “啊?”

    姜黎黎觉得自己不该这样失态,吸了吸鼻子,强壮镇定地说:“我……可能胃出血了!”眼神里,有一些……害怕。

    易阳犹豫了一下……问:“胃痛?”

    “倒是不疼,就是,吐的,全是血。”

    易阳凑过去又看了一眼,摇摇头,拍拍姜黎黎的肩膀:“这个是红酒……”

    姜黎黎愣了愣……

    “呃,红……红酒吗?”

    ……

    饭是中午吃的,觉是午后睡的,酒是下午醒的。

    好在这个酒喝多了,后面没有脑袋疼的不良反应。

    姜黎黎提出让易阳再陪自己走走,说要最后一次把这里的一草一木给留在记忆里,还带上了一台单反相机。易阳心想,小姑娘就是矫情,这破地方有什么好留念的,以前易阳也会觉得在一个地方带过一段时间就该留下点什么,但是待过的地方多了以后,会发现这些事情只有矫情和操蛋可以形容。

    不过是姜黎黎要矫情,他便说:“姜老师,你真是一个浪漫的女人。”

    “是吗……”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易阳随口说了一句。

    只是这句被后来用烂的一句话,在这个时代还没有人说过,姜黎黎是第一次听到,她眼睛微微一亮,细细品味了几遍,惊喜地说:“这句话……好有味道啊,你从哪里看到的?”

    易阳微微一怔,突然想到貌似这句歌词是好几年后才出来的吧,具体年份他记不住,但是肯定不是现在有的。想了想便说:“我随口说的,其实这句话也可以说是,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苟且。”

    姜黎黎皱起眉头,哼了一声:“好好一句话,让你给破坏了。我还是喜欢前面那一句。”

    她看了看易阳,这个家伙啊,总是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这是她至今都没能看清的一个少年,懂事大抵可以算作是他的标签,但有时候……也太懂事了吧。偶尔也会有一种错觉,总感觉在一些事情上,是他在包容自己!这种错觉,只有在给他上课的时候会被冲澹一些。

    她想到刚才自己酒后的一片狼藉,尤其是那些吐到瓷砖上,地上的脏东西,他眉头一点都不皱的默默收拾打扫,羞怯不已,有一些感动,一点一点地填满了内心。她觉得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弟弟……会很高兴。

    易阳却是想到了一些东西,微微叹了口气。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哪里有什么诗和远方,姜黎黎可以去追求那些东西,因为她的父母有底气和能力不让她苟且。但转念一想,又有什么错呢?人家父母辛苦打拼,不就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不苟且吗?这世上,只有那些空喊着要追求诗和远方,让父母帮自己苟且的人,才是错的。

    两人顺着清河一路走,从城区慢慢往上游走去,出了县城,过了一个大大的水电站,风景逐渐变得秀丽。一路上指指点点,说说笑笑。河边的凉风吹动衣衫和头发,易阳短短的刘海随风舞动,姜黎黎的长裙轻轻飘舞,两人在电站的水闸旁边站住,蓄水池从水闸中冲击出来,声音轰隆。

    水雾也一点一点地带着凉意沁润过来。

    姜黎黎往后退了几步,大声喊:“易阳,你站着不要动,我给你照张相!”

    水的轰鸣声,与姜黎黎的呼喊融汇成一首动听的奏鸣曲。

    易阳点点头。

    姜黎黎拿起照相机,将镜头对准了易阳,在按下快门前一秒,她目光的焦距从易阳身上延伸至后面很远很远的地方,电站、青山、后面高高的天空,属于清河县的天空,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么美……一时间,又想哭了。

    “卡察!”

    “好了吗?”

    “好了!”

    “嗯。”

    “你不看看吗?”

    “不看了,反正怎么拍都好看。”

    “嘻,臭美。”

    易阳走了过来,突然说:“对了姜老师……”

    “嗯?”

    “其实人生会有很多个分别,习惯了就好了。”

    姜黎黎微微愣了愣。

    “有些是小别离,有的是永别,小别胜新欢,将来偶尔回来看看,又不远,是吧?”

    易阳的话将她的情绪冲澹了一些,哼了一声:“就你懂得多。”

    慢慢往回走了。姜黎黎一面走,一面四处留影,大大田野,县城的广告牌,公交车站……种种种种。她让易阳走在前面,每要拍一个场景,便让易阳作为画面的主体,她说:“你是我教出来最得意的学生。”

    望着易阳的背影,她的的心,满了。

    ************************************

    诗意够了,终究还是要回归现实来的。什么留影啦,走过熟悉的一草一木啦,种种在易阳看来矫情的事情过后,诗句里的小姑娘,还是要从自我感动中走出来,老老实实地一件一件地处理她家里那些东西。

    其实已经收拾了很多了。

    “这个饮水机……”

    “不要了。”

    “钢琴?”

    “说实话,我汉宁的家里也有一架,这个托运起来太麻烦了,想扔这儿……”

    “呵……”

    “这东西必须要带上的。”姜黎黎抱着一个巨大的熊娃娃,正在发愁怎样带走的问题。

    “……”易阳嘴角微微抽了抽,说:“所以几万的钢琴不眨眼睛说不要就不要,这个几十块的大家伙一定要带上?”

    “你不懂,这个有特殊意义!”

    这个时代的物流还没有后来那么发达,要搬家,只能找一些物流公司。清河县甚至没有一个搬家公司,而一些特别有意义或者重要的东西,姜黎黎又不愿意塞到货车里面,这也就使得她要搬的东西……冗杂。

    易阳帮着姜黎黎一件一件地收拾,一直到晚上,两人都累的精疲力尽,瘫坐在沙发上。

    能带走的东西,都打包好了,不能带走的,比如沙发、床、衣柜什么的,以及前段时间她装出来的小型录音棚,都只能维持现状了。接下来是最重要的东西要处理了。

    房子。

    易阳抬头看了看这间房,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女儿在这儿工作,她妈大手一挥就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大房子。想了想,说:“接下来房价会涨,姐,你把房子留着,平时租出去,等过个几年,这套房子的价值应该会翻几倍。”

    姜黎黎却摇了摇头:“这套房子,我要卖了。”

    易阳皱了皱眉头,说:“为什么啊?”

    姜黎黎叹了口气:“不在这里常住了,就没必要留着了。”

    “不是……可以当成是资产。”

    “嘿,你还懂什么叫资产?”

    “……”

    姜黎黎见易阳不说话,轻松地笑了笑,说:“你说的这个,我妈好像说过类似的话,去年次贷危机,然后房价会怎么样之类的,但是我不在乎这个……其实我妈也不在乎,这套房子,两年前买的时候才600多块钱一平米,连同装修花下来,一共也就花了……嗯,十来万吧,我家里两台钢琴,其实都不止这个价。”

    “把它留着,租出去。这些沙发、床啊什么的,都是我用过的,都用出感情了。如果租出去,它们还是属于我的,属于我的东西,被别人用着,我会不舒服。直接打包卖了,就算是断了这些物件跟我的联系,那种难过就浅一点,我这么说你能懂嘛?”随后低下头,喃喃道:“唉,你小,你不懂的……”

    易阳:“……”

    姜黎黎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说:“现在这房子不是很好卖的,我前两天问了好几个人,大家都在等附近新开的那个小区,我这个房子,人家不喜欢装修的,还要先砸一遍才能重新装修,花两遍钱,人家不愿意。你说的那个房子要涨价的事情,没有人相信的,嘿,所以最近帮我好好留意一下,如果有人想要买的话……”

    易阳沉默了良久,忽然问:“姐,你准备卖多少钱?”

    “嗯……现在的房价好像是……800?我这套房子,是110平的,嗯……公摊好像有十平米,100平吧,那么就是……8万?不过因为是精装修的,这些家具也还值点钱……只是可能下一家并不会喜欢,而且还有录音棚……那个下一家肯定要拆的,一来二去给人把成本也弄高了,所以打个折扣吧,我觉得卖个12万应该不过分吧……”

    当初精装下来,算上家具也就花了十万左右,这样其实还赚两万呢。

    姜黎黎扳着手指算,然后觉得自己这么算还挺靠谱的,满意地点点头,又指了指那台钢琴,说:“就是钢琴不好处理……这架钢琴虽然不是很贵的型号,但也是花了三万多的,如果下一家不买的话,留在这里就比较亏,算了,我还是带走吧。”

    易阳沉默了良久,问:“就卖12万?”

    “嗯……如果对方要杀杀价,11万也是可以接受的。反正我走了以后你帮我留意着嘛。”

    易阳暗暗叹息,这小姑娘什么都好,就是太败家了。摇摇头:“别杀价了,就12万吧。”

    “欸?”

    “12万,我要了。”

    易阳抬起头,认真地说。

    姜黎黎愣住了,易阳的表情让她定定地看了两三秒,然后一掌轻轻盖在了他的脑袋上。

    “胡闹……”

    ……

    房子最终还是卖掉了。

    姜黎黎觉得,这是一个最好的结局了。

    这个房子是必须要卖出去的,而对象是易阳,那些所有因为卖了房子产生的不舒服,都没有了。

    因为是限制民事能力人,办理手续的时候,必须有监护人在场。易阳也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跟奶奶解释了买房的事情,包括钱怎么来的,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双方都没有人吃亏……不过毕竟是自己赚来的钱,整个过程虽然有点小波折,却算是皆大欢喜。

    当然,最终的价格并不是姜黎黎一开始考虑的12万或者11万。她认真地给易阳算了一笔新账,当初她买房子花的是5万多,装修下来一共花了10万,住了这么两年,折旧费算1万吧?将来你要是重新装修,要多花钱吧?这个费用,算个1万不过分吧?然后咱们的姐弟友情费,再折个2万,不过分吧?

    一口价6万。

    气的易阳差点骂她败家女了。

    “10万,这是底线!”

    “6万!多一分钱就是看不起我!”

    “姜老师!”

    “易阳同学!”

    易阳的倔脾气上来了,说:“如果说这样的话,那我不买了!”

    姜黎黎也火了:“哼!不买就不买!”

    最终,还是易阳服了软,各退一步,8万。

    只是,哪怕是8万,也是有条件的,钢琴和那把马丁吉他就放在这里了,姜黎黎美其名曰是……保管。

    易阳只能幽幽地叹气。

    周一,易阳没有去上课,也没有请假,久违地翘课了,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去送送姜黎黎。

    那台可爱的甲壳虫发车前,易阳忍不住问:“姜老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个问题问得姜黎黎也有些懵,她一时间也想得没有那么透彻……说是只是单纯可怜易阳的身世,或者是对逆境前行的少年一点点鼓励,只是这些理由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真要讨论一个为什么,她觉得是……感觉。

    她从小就是一个凭着感觉走的人,这种行事原则常常让她惬意。做错了没关系,如果对了一次,就会特别开心。

    她想了想,敲了敲易阳的脑袋:“想什么呢……你不是叫我姐吗?”

    随后,干脆的合上车门,给易阳做了一个“敬礼”的手势,很飒地笑了笑:“走了!”

    姜黎黎驾着她的甲壳虫,一点一点地消失在路的尽头。

    此时又下起了雨,一点点落在脸上,带着温暖的凉意,那是最美的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