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记忆曝光,女主跪求我原谅 > 第两百五十五章 非常好
    一份真爱,怎会有谁对谁错呢?

    南宫柔的一番话,让姜止戈突然明白,无论当年的两人有多么相爱,如今也已经过去千年。

    既然如此,或许他没必要故作冷漠,也能让南宫柔释然。

    一直按捺情绪的南宫柔瞬间泪崩,不顾一切的扑进了姜止戈怀里。

    “哥哥笨蛋!”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哥哥!”

    南宫柔哭得满脸是泪,紧紧抱着姜止戈不愿撒手。

    这一刻,来之前的心理准备,以及祈求原谅的愧疚,瞬间都烟消云散。

    她做不到理性,也不想理性,她只知道自己怀里的男人是哥哥。

    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是否有错,南宫柔都不愿离开自己的哥哥。

    虽然清楚自己的任性,也清楚这样不对,但她面对的人是哥哥,除却任性,她找不到其他的办法。

    “柔儿......”

    姜止戈神色复杂,他也明白,简单一句话无法斩断南宫柔与自己的羁绊。

    或许谈不了情愫,但姜止戈终究是南宫柔的哥哥。

    南宫柔哭了很久,眼看姜止戈没有抗拒她的亲近,她才稍微有所安心。

    “哥哥,当年你可是说过,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柔儿的。”

    南宫柔眼泪汪汪看着姜止戈,到最后还是只能用卖萌大法。

    如今南宫柔不是当年的娇俏少女,可怜兮兮的卖萌却更有杀伤力,让姜止戈有种顺从她所有意愿的冲动。

    姜止戈倍感无奈,摸摸南宫柔的脑袋,叹道:“柔儿放心,虽然回不去从前,但你永远是我的妹妹。”

    南宫柔闻言破涕为笑,虽然只剩妹妹的身份,但总比被直接赶走好得多。

    只要还能待在姜止戈身边,她就有信心与姜止戈谱写新的故事。

    “哥哥最好了!”

    南宫柔还是没有撒手,而是把姜止戈抱得更紧,泪水全都糊在他的衣服。

    姜止戈面露苦笑,泪水弄脏衣服都还好,主要南宫柔完全没有顾忌男女有别。

    不远处,墨紫烟在角落默默注视着,目光里满是羡慕。

    她真的很羡慕,即便过去千年,南宫柔也能靠撒娇轻易得到姜止戈的关怀,反观自己,长跪三十年也无用处。

    除却在大荒绝地的第一次重逢,墨紫烟便再无勇气投入姜止戈的怀抱,平时说话都不敢太大声,时刻注意着姜止戈对自己的态度。

    别说爱意得到回应,还能如师徒般和睦相处,墨紫烟就已经心满意足。

    宁秋水走到墨紫烟身边,轻笑道:“紫烟,你在他心里一样很重要,为何不付诸行动呢?”

    墨紫烟面露神伤,默然不语。

    现在她走过去,只怕又会像上次一样,打破姜止戈与南宫柔重逢的喜悦。

    上一次有宁秋水为自己解围,这次又会有谁呢?

    就在此时,南宫柔也注意到角落的两人,顿时愣在原地。

    墨紫烟销声匿迹三十年,她不止一次担忧墨紫烟的安危,如今怎会在百律林看到墨紫烟?

    还有宁秋水,姜止戈在正阳神殿被围剿时都没能看到,此刻却出现在姜止戈居住的百律林?

    “难道,难道你们......”

    南宫柔很快联想到什么,眼眶溢出汹涌泪水。

    原来姜止戈早就与宁秋水两女共同归隐山林,过上了你侬我侬的幸福生活。

    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被抛弃的女人,居然还在为重新获得妹妹身份感到沾沾自喜?

    宁秋水见状顿感好笑,故作惋惜道:“柔儿妹妹,你可来晚了呢。”

    千年过去,南宫柔的心智有所成长,可她不变的性格,总是会显得可爱。

    “紫烟,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南宫柔声音带着哭腔,饱含泪水的眼里满是被背叛的悲戚。

    宁秋水就算了,千年前就在跟她争夺姜止戈,而墨紫烟可是与她极为要好的朋友。

    既然找到姜止戈,即便墨紫烟有意独占姜止戈的爱,作为朋友也该通知一声南宫柔。

    如今足足三十年过去,两女恐怕连姜止戈的孩子都有了吧?

    想到三十年日夜以泪洗面的自己,想到被愧疚与悔恨折磨的自己,南宫柔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崩溃。

    墨紫烟慌忙不已,急忙摆手道:“小柔,你听我解释......”

    她跪在姜止戈门前三十年不动,如何有时间通知南宫柔与苏清秋?

    姜止戈没有多言,静静看着三个女人讨论自己。

    听完墨紫烟的解释,南宫柔没有半分怀疑,因为她也清楚墨紫烟的性格。

    南宫柔思忖一番,干脆也跟着打造一栋楼阁定居在百律林。

    时间一晃过去数日,相处期间,除却南宫柔有些排斥宁秋水,并没有产生其他波澜。

    南宫柔暗自猜测,或许姜止戈不是回避她们感情,而是不知该回应谁的感情。

    以姜止戈的性格,自然是会一生一世一双人,不会让自己喜欢的女人沦为妾室趋于人下,所以一直在为此苦恼。

    此时谁能打动姜止戈,谁才是他这一世真正的伴侣。

    实际上,姜止戈想的没有这么复杂,他只是觉得自己没资格接受几女的爱意。

    虽然不愿让几女黯然神伤,但姜止戈至少也要有拿出同等爱意的心。

    除了宁秋水,面对墨紫烟与南宫柔,他内心提不起多少爱意,更多的是罪恶感,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这一天,天界上空,传来了令空间颤鸣的威压。

    “姜止戈,滚出来。”

    声音清冷动听,却藏着搅动天地风云的恐怖怒意。

    姜止戈从屋内走出,脸色不太好看。

    三女之中,南宫柔能以兄妹身份相处,墨紫烟能以师徒身份相处。

    然而苏清秋,他该以什么身份面对?

    最重要的是,苏清秋绝不会跟墨紫烟两女那般好说话。

    不都姜止戈有所准备,一道身穿素白长裙的倩影陡然降临在百律林内。

    她足不点地,所过之处皆被寒霜覆盖,眉宇间的冰冷,更是让人不敢直视。

    苏清秋环视一圈林间,冷冷笑道:“姜止戈,我为你封心闭关,孤身推演道法百万年,你却在这里金屋藏娇,饮酒作乐?”

    “好,很好,非常好。”

    霎时间,恐怖的刺骨寒风席卷整方天界,几乎让这方遥无边际的世界沦为冰川。

    无数人匍匐在帝威之下,惶恐祈祷着能够平安渡过危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