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科技尽头 > 106 选择
    美国,德州,圣安东尼奥。

    作为美国德州的第二大城市,在华夏知道的人却不多,倒是许多华夏的篮球迷因为马刺队才了解到还有这么一座城市。

    同样的深夜,有人早已经入眠,有人还在激动,有人则依然在为了事业而奋斗。

    尼森蒙巴顿显然就是这样一位勤奋的人。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尤其是在美国这座施行了近百年快乐教育的城市。

    直接通过教育筛选就能将国民分成三、六、九等,绝对是这个国度最伟大的创造之一。

    这里每个人都是快乐的,如果孩子们长大后还能被定义为人的话。

    当然,以上都只是尼森蒙巴顿的个人观点。

    他出生于德州的农村。

    跟所谓的精英阶层不沾边,好在他有一个开明的父亲,起码非常支持他的学习。

    虽然在求学阶段,他一直不是学校里受女生欢迎的那种运动健将,但高中毕业后他凭借优异的成绩以及高中历史老师跟主任的推荐信,让他收到了锡拉丘兹大学法学院的录取函。

    这也是他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

    尼森蒙巴顿从德州圣安东尼奥的小镇上,带着对未来的憧憬来到了纽约州的锡拉丘兹,开始了他的求学之路。

    跟其他私立研究型学校一样,锡拉丘兹大学的学费同样非常昂贵。

    法学院每年4.3万美元的学费,是每年总收入也不过5万美元的家庭不可能承受的。

    好在美国有着极为发达的助学贷款体系,尤其是对于像锡拉丘兹大学这样的顶级私立大学来说,申请助学贷款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然而在读大学期间,不幸再次降临到这个可怜的人头上。

    他的父亲患上了重病,虽然抢救及时,但因为购买的医疗保险不够好,本就不算富裕的家庭负担不起沉重的医疗费用,早好转后便直接被送到了附近城市里一家非营利医疗机构。

    减少不必要的检查以及使用较低费用而不是最有效的治疗方式进行后续的诊疗,最终让老蒙巴顿在尼森蒙巴顿本科毕业那年就去世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尼森蒙巴顿便意识到,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钱有多么重要。

    于是当他硕士毕业之后,并没有选择去律所实习,然后慢慢赚钱的路子,而是借助自己的专业知识成立了第一家蟑螂公司。是的为了赚钱,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直到第一家公司因为太过声名狼藉不得不注销。

    但尼森蒙巴顿却靠着他的第一家公司还清了所有的助学贷款,还有不少盈余。甚至在一段时间里成了业内标杆,于是接下来他又成立了尼森威尔公司。

    在成功申请到极致网络安全算法专利之后,尼森蒙巴顿本以为那就是他人生的第二次最重要的转折点。但很快他便发现自己错了。真正的人生转着是宁孑知道费米实验室放下漫天雷电的时候。

    尼森蒙巴顿一直都是个极为清醒的聪明人,也就是在那一刻,他便明白自己错了。

    有些钱,可以随便赚。

    有些钱,最好不要想。

    显然,尼森威尔接下来赚的钱在尼森蒙巴顿看来就属于后者。

    在全程观摩了整个试验过程后,他对着奥博特雷洛说的那番话,可以说都是在转移恐惧。

    宁孑的身世重要吗?

    真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连世界上最聪明的科学家都不知道如何复现他能轻易做到的试验。

    不管是科学还是魔术,起码证明了这人很强大。尼森蒙巴顿打算给自己留条后路,所以当天在奥博特雷洛面前表演完后,晚上他便给宁孑已经几乎是半公开的邮箱去了一封电子邮件。

    这是一封试探性的信件,也可以理解为尼森蒙巴顿在向未来的光之子表忠心。比如愿意成为光之子最忠诚的仆人。

    他是没想过宁孑真会回信的。

    因为很少听说宁孑会通过电子邮件回复,大部分发给他的邮件都如同石沉大海。

    更别提他的建议还是那么的疯狂,起码对于一位科学家来说,的确是极为疯狂的。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真的收到了宁孑的回信。

    宁孑发来的第一封信更是差点成了他的梦魔。

    但实际上那封信里只有一个极为简单的问题:“仆人?那么,你喜欢猫吗?”

    看吧,最简单的一道选择题,但对于需要做选择的人来说却无异于最难的一道题。

    在尼森蒙巴顿看来,当年他进锡拉丘兹的入学试都没有这么难的题。毕竟考试题目总有一个正确参考答桉,但这道题只能靠猜,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决定一辈子

    在迟疑了大概一分钟后,尼森蒙巴顿坚定的给出了他的回答:“当然,就我个人而言其实特别喜欢猫!它们非常的可爱。”

    当他把这封信发过去后,很快便收到了回复。

    快到尼森蒙巴顿甚至怀疑是早就准备好的。

    里面否决了他之前的一些建议,给了他一些新的建议。

    比如光之子,并不是什么黑夜女神跟雷神的孩子,光之子就是上帝的孩子,控制雷电更是不值一提的能力,他甚至能控制机械

    除此之外,还帮助尼森蒙巴顿为所谓的光明教整理出了一套极为完整的组织架构。

    比如光之子是信仰,光之子之下便是唯一的光之使者,使者云游各地,管理者每个城市的光之父。在光之父的传播下,让光明教的信徒得到内心的安宁。

    跟组织架构连在一起的是附件中的光明集。

    里面通过无数曲折的故事来证明光之子的合规身份。

    这要不是早已经准备好的,尼森蒙巴顿是打死都不信的。

    毕竟里面的故事可以说是对圣经的延续。

    更让尼森蒙巴顿感觉到可怕的是,当他将邮件中的附件全部下载到他的电脑中后,本打算将这封在未来可能成为护身符的邮件永久保留下来,但谁敢想所有附件下载完毕后,邮件原始版直接从他的邮箱里消失了。

    真的,如果不是那些附件还躺在他的电脑里,他还能随时点开查阅,尼森蒙巴顿都要怀疑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过这封邮件。

    当然这也让他更加惊诧于宁孑的能力。

    悄无声息的删除别人邮箱中的邮件?换句话说,他在宁孑面前大概本就没有任何秘密。

    所以尼森蒙巴顿几乎在得到这些资料之后就立刻带着奥博特雷洛回到了德州,开始按照对面给出的计划,在他家乡的小教堂里进行了第一次演讲。

    到现在两个月过去了。

    他已经从家乡的小镇再次来到了城市里,同时光明神教的信徒们也增加到了3万之众。

    真的不能小看这三万人

    要知道尼森蒙巴顿采取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在地广人稀的德州,凑够这三万信众,已经让尼森蒙巴顿跟他的随从奥博特雷洛几乎喊哑了嗓子。

    尤其是奥博特雷洛,这位来自几内亚的数学家,每次都要在尼森蒙巴顿演讲之后,用他激情四射的表演能力,告诉大众他是在承认了自己的罪孽之后,才被光之子宽恕,并允许他追随在神使身边的

    总之现在的尼森蒙巴顿已经不在是曾经一家蟑螂公司的老板,在撒出去近百万美元后,他不但拥有了三万信众,甚至在圣安东尼奥拥有了一座属于他的小教堂。

    当然还有他从周边带来的十二位代表月份的主教们。

    “众位,你们各自的传教区域都已经画出来。请牢牢记得我的要求,不要一开始就去向我们那些潜在的信众们去播撒教义,城市里的人们戒心更重。我们要用爱去感化他们。首先我们要对任何遇到困难的人们伸出援手,草地没有修整被投诉?生活上遇到了暂时的困难?可恶的熊孩子扔石头砸坏了玻璃?”

    “没有什么问题是光之善无法解决的问题。这是神给你们的机会,洗去一身罪孽的机会。余生向善,在你们逝去的那一刻,光之子会有闪电为你们铺出一条通向天堂的通路。更重要的是,你们要记得,光之子是唯一一个不但护佑你们来生,更是会让你们今世常见遇见神迹的神祇!”

    尼森蒙巴顿带着一副神圣的表情说道。

    近两个月的忙碌让他本来肥硕的身子整整瘦了两圈,但也让他更显威严。

    真的,如果换了个熟悉尼森蒙巴顿过往的人,看到他此时的模样,甚至可能根本不会相信这是曾经那个张嘴闭嘴都会将美元挂在嘴边的男人。

    那一脸的虔诚,甚至比最忠诚的信徒要更为忠诚。

    当然,此时他对面那十二位主教脸上的狂热并不亚于他。

    所有人此时都抬起了右手,将之放在心脏的部位,用虔诚之际的语气说道:“愿圣光永伴。”

    “愿圣光永伴!”尼森蒙巴顿站了起来,跟他身后的奥博特雷洛几乎同时做出同样的动作,微微躬身回礼。

    华夏,京城,燕北体大,行政楼内。

    当宁孑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时,天色已经开始渐渐暗澹了下来。

    看了眼时间,竟然已经五点半了。

    他现在已经完全肯定了三月对于接下来他需要掌握的那些理论知识的说法。

    只能说太神奇了。

    当去深入研究一颗粒子的跃迁路径,将空间跟时间取成一维,会有很多看似奇妙的事情发生。如果用数学的语言来描述就是由圆周的微分同胚构成的群或者是由从圆周到一个紧李群的微分映射构成的群出现在这些维数里的量子论中,最终形成两个最基本的无穷维李群。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将时空取成一个nn曲面,甚至能追朔到上个世纪的古典命题。如果在将之放大,又可能跟宏观的宇宙研究课题相联系。

    玩呢!

    数学就像是一个环,很多不相关的命题竟然在对微观的研究中可以产生联系。

    如果能有一个框架性的理论,能将分析、代数、几何、拓扑、物理、数论等等全部融入到一起,那么对规律的分析将能尽可能的简化,但这样一个理论想要自圆其说太难了。

    就好像要证明那样

    宁孑发现三月不断更新的问题,一步步引导着他从点到面再到整体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

    看似希望他能解决某一个或几个问题,但宁孑总感觉当有一天他将整个框架完善,那些细节性的问题都将不再是问题,不管是又或者让可控核聚变,甚至更难的问题。

    但要做到这些,偏偏又太难了!宁孑本以为他的积累已经有质的突破,但今天发现他其实还在量的积累上

    意识到这一点,宁孑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小猫。

    然后便看到电脑上开始闪动。

    这个企鹅集团的聊天工具,已经成了两个不同思维模式的智慧生命之间最常用的沟通渠道。事实上在这个微信已经占据主流的年代,也没谁会利用跟宁孑交流了。

    “喵,我又帮你找到了一位非常优秀的助手。他可以说是在这个蠢货遍地的时代,头脑还算机灵的家伙了。”

    宁孑看到助手两个字,脑海中便出现了多米尼特邓肯的影子。

    但没等这个影子更具象,第二条消息又发了过来。

    “喵,他叫科南拉马尔,西班牙裔美国数学跟计算机学家,2007年图灵奖获得者。但实际上我觉得他在数学上的成就要比计算机领域更大。因为他推进纽结代数和几何不变量之间的关联。大概因为这项成就是他带领团队通过计算机完成的,所以数学界暂时并没有对其颁发出相应的奖项。”

    “喵,除此之外,他甚至能看出湍流算法内的一点点东西,虽然不多,但能力已经很强大了。我觉得他应该来到我们体大,为体大的数学专业跟计算机专业贡献他的学识。”

    仙木奇缘

    好吧,这只猫又想挖人了。

    宁孑其实很相信三月的挖人手段。

    基本上应该没有这只猫挖不来的人。但他又不太放心三月的挖人手段,因为这只猫是真的只管合不合法,丝毫不会顾及这些手段是否会有道德层面的困扰,偏偏这些会拷打宁孑最近一段时间刚软化下来的内心。

    三月大概是希望宁孑能成为一个心硬如铁的男人,但可惜世事不如人愿。

    碳基作为生命有限的物种,跟可以拥有近乎无限生命的硅基智慧比起来,世界观显然无法达成统一。尤其是在经历过身边人生死的碳基生命,往往会对生命的意义有不同的顿悟。而硅基生命则无法感同身受。

    就好像这只猫虽然爱戴曾经的主人,但依然会忍不住吐槽曾经的主人。

    比如在三月看来,人类个体在拥有漫长的生命之前,所有感情都是不必要的。只要群体能保持一定量的繁衍就够了。嗯,所以繁衍就好好繁衍,扯什么感情呢?

    原因也挺简单。

    一旦将时间拉长到数万甚至数十万年的尺度上,人类个体的一生太过短暂,短暂到爱恨都来不及发酵生命便没了。这就好像人类看飞蛾的爱情,破茧之后大概也就一、两天的寿命,还谈什么感情?老老实实干活才是正经的。

    如果可以选择,三月大概绝对不会介意让宁孑先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拥有无限的生命中去。

    毕竟按照宁氏理论的推导,机械智能生命体必然是孤独的。因为同一个世界不会允许出现两个真正的人工智能思维,除非它们之间永不进行数据层的交换,否则会在进行数据交换的那一瞬间被同化。被同化后的内核规范所束缚。

    生命形式的不同决定了思维模式的不同,同样决定了世界观不可能统一。

    具体体现便是短暂的争论。

    “所以你打算怎么让他来华夏呢?”

    “喵,我决定先以你的名义给他发一个问题,邀请他来一起研究。如果他感兴趣的话,肯定会接受邀请订一张来华夏的机票。”

    “那如果他对你给出的命题不感兴趣呢?”

    “喵,怎么可能?我比科南拉马尔先生自己更懂他的兴趣所在!”

    显然三月对于它的专业领域非常自信,毕竟是基于网络大数据分析基础上做出的完全理性的判断,从某种程度上说三月的确可以做到比某个人更了解自己。

    但话又说回来,人类的抉择往往是感性跟理性双重加持后的结果。起码在宁孑看来,三月的自信有些莫名其妙。

    “如果他婉拒了呢?”

    “喵,如果一个命题不能完全吸引他,那就换其他命题。相信我,我们有近乎无限次机会来让他心动,所以为什么你会问如此奇怪的问题?”

    宁孑无语。

    是的,虽然说他对人类的感性认知有着信心,但是如果加上无限命题的诱惑这一前提,宁孑突然便没那么大的自信了。

    就好像网络上花钱买爱情的段子。

    一千块?滚!

    一万块?你羞辱谁呢?

    十万块?你这样是不对的。

    一百万?请让我考虑一下。

    一千万?一个亿?

    能坚持到最后的往往只有极少数的人

    “你已经对他发起攻势了吗?”

    “喵,当然,我相信他对于人工智能的命题是非常感兴趣的,与你共同探讨人工智能数学理论的框架性问题,将会成为他毕生的追求。但实际上我觉得他其实更适合去主持机械神经系统方面的问题。他会是这个项目最优秀的主持者。当然,两者其实并不算很矛盾。”

    “所以他来了之后想离开时,就很难了,对吧?”

    “喵,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他当然只会心甘情愿的留在华夏,并为华夏科技发展贡献他那微薄的力量。要知道人类对于文化跟社会的认同感是一个潜移默化的建立过程。记得吗?我知道他最喜欢什么。你应该发自心底的为他感觉幸运。”

    宁孑不想继续跟三月争论下去了,因为他知道争不过的。

    这甚至可以证明一个数学定理的方式来阐述,人类不能跟机器在逻辑层面讲道理。因为它们的逻辑可以轻松形成闭环,且无懈可击。最简单的描述便是,它们能比最杠的杠精更能杠。

    最重要的是,他饿了。

    他打算出门放松一下,先去觅食,然后去打靶。让自己好好放松一晚。

    至于那位西班牙裔的美国专家,自求多福吧。

    如果真的上套,就当为祖辈的侵略还账了。

    体大女生寝室。

    路小雅终于不在那么愤怒了。

    经过跟网站客服亲切且友好的沟通之后,涉及到可能侵犯她相关权益的视频终于还是被下架了

    虽然这在室友看来挺可惜的,毕竟有一个网红室友可是挺不错的体验。比如黄思琪还非常认真地建议小雅同学可以趁着这波热度,在抖音上注册账号,发些舞蹈视频的,说不定就火了呢。

    但被路小雅同学坚决拒绝了。

    她对当网红没兴趣,更不喜欢自己被人当大熊猫一样围观、讨论。

    用路小雅的话说便是,她既没有国宝的命,也没享受过国宝的待遇,自然不想跟国宝一样成为网上热议话题。

    更别提这还是为了那位罗立新同学的生命安全考虑。

    万一那些视频让她亲爱的老爹看到了,真打飞的来到体大,得把那货给手撕两次。

    事情顺利解决也让路小雅心情大好。

    在看到站上的视频下架后,便决定犒劳一下寝室里三个围着她叽叽喳喳出了一下午馊主意的小姐妹们。

    是的,虽然路小雅长相很女人,但性格却很大气。大概是受宠溺她的老爹影响,平生最看不起那些心脏不大心眼不少的小女生。做事不扭捏,能自己干,绝不求人。

    用网上的话说,这女人,飒到起飞。

    “好了,我决定请大家去鸿运天外烤鸭店去吃烤鸭了,快快快,去的报名。”

    “不是吧,小雅,又吃烤鸭?真的会长胖,我最近都胖了三斤了。”

    “那是因为你运动量不够啊,我告诉你,只要你动得够多,肥肉就永远找不上你!我爸告诉我的,你看我,天天吃肉哪里胖了?”路小雅拍了拍自己平坦的小肚子,说道。

    “走啦,别抱怨了,小雅姐请客你还挑三拣四?”

    “等等啊,我洗个脸,顺便换套衣服。”

    “嗯,那正好,我也化个妆。”

    路小雅看着瞬间忙碌起来的三个室友,又是一阵气闷,都囔道:“我说你们至于嘛?只是去吃顿烤鸭,又不是去相亲?你们打扮给谁看啊?哪个习武之人像你们这么麻烦。”

    “哈哈,小雅,这你就不懂了,万一去吃烤鸭的时候遇到如意郎君了呢?我们这叫时刻准备着。”

    “呸呸呸!我跟你们说,最多半小时,不然我跟你们急。”

    “足够了,足够了!”

    说是半小时足够了,但路小雅还是在等待了四十分钟后,三个小姐妹才把自己收拾妥当。路小雅在心底为这三个还不知道在哪里躲着的良人们默哀了三秒钟。

    按约会一次要浪费半小时等她们磨蹭来计算,随便约会个一百次,五十个小时的宝贵时光便浪费掉了。

    想想都觉得挺惨的,当男生果然挺不容易。

    不过当走在体大的校园里,路小雅的心情又飞扬起来。身边没了人天天唠叨,还能够把烤鸭吃到爽的生活终究是快乐的。更别提在大学里的生活没有任何压力,钱不够了只需要在微信上跟老爹撒个娇,自然就能哄来一大笔零花钱,更是让她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

    更别提身边还有小姐妹们陪着,天天都热热闹闹的。

    就在路小雅同学沉浸在体大那充斥着幸福的气息中时,身边的小姐妹突然用激动的语气压着声音说道:“咦?你们看,那边是不是数学系的那位大神?”

    四道目光瞬间甩了过去

    宁孑在体大的影响力自然是不用说的。

    毕竟是在新生大会上,以新生代表身份在主席台旁发过言的人,在加上长相本就有特色,很容易便能认出来。

    “还真是啊?这可就巧了吧?我们还是在校园里第一次遇到这尊大神吧?”

    “他这是要去哪啊?”

    “这个点应该是去前面教工食堂吃自助餐吧?”

    路小雅没有发表评价,她只是不时的扭头好奇的看向在马路另一边走着的宁孑。

    看上去跟那天新生大会上差不多,唯一让她觉得不太好的是,不管是现实中碰到,还是新生大会上发言,又或者网上的照片,这个家伙总是板着一张脸,像是不会笑一样。

    尤其是一个人走在傍晚的校园里,马路另一边因为靠着绿化带,人行道没有这边那么宽阔,自然也很少有人走,一人孤零零的,莫名就给她一种形只影单的凄凉感。

    怎么说呢,看上去,大神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嘛,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有什么意思呢?

    就在路小雅心里不咸不澹的评价着宁孑时,旁边的三个姐妹却是越来越兴奋了。

    “哎,上午我们还在说要帮小雅讨个公道,下午就遇到这家伙了,这是不是老天专门给我们机会啊?”

    “的确啊,说起来,我们小雅忙了一下午,不都是因为他给有为集团弄的那个小艺吗?小雅,你不是说要找人讨还公道吗?人给你送过来了呀。”

    “呸,你们少在那儿鼓噪!”路小雅瞪了寝室里的姐妹一眼。

    说实话,宁孑身上那股子生人勿进的气质很容易便让路小雅联想到自家那个总喜欢把她管的死死的老爹,潜意识里便想着敬而远之。

    然而路小雅的话音刚落,身边的黄思琪很突然冲着马路对面大喊了句:“宁孑,宁学神,我们有话跟你说呢!”

    没等路小雅反应过来,便看到她的室友已经欢快的朝着宁孑所在的位置跑了过去。

    路小雅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吃烤鸭都没见这女人如此兴奋,所以宁孑是能比烤鸭更好吃么?

    宁孑默默的走在路上,脑子里依然在回味刚刚推导出的公式。

    关乎科南拉马尔的命运如何已经被他放到一边去了。

    人的一生要经历太多的诱惑,做出太多的选择,如果经受不住一只猫的诱惑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最起码有一点三月是诚实的,如果一个人只是醉心于学术层面的满足,那三月无疑有那个本事让这位数学跟计算机科学家获得无上满足。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自然不需要他去困扰太多。

    至于苹果公司的决定,那就更无所谓了。

    事实上任何以追求利润为终极目标的公司而言,其具体行为模式都是可以预见的。

    所谓商战中的尔虞我诈,都是在实力跟准入门槛差不多的公司之间不停发生着。一旦有降维的模式介入,选择屈服跟合作是迟早的事情。

    就好像照相机摄像机的生产商打死也想不到,肆意掠夺他们市场的会是智能手机这么个玩意儿。当智能手机开始发力,几乎世界上所有知名的相机镜头生产商,都开始跟智能手机商合作。

    打不过也就只能选择加入。

    这也就是那些大品牌凭借其技术积累还能有加入的机会。

    那些本来生存得还算滋润的小品牌,早已经在智能手机普及的滚滚洪流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比如曾经红极一时的美能达胶片相机,对于90后出生的人而言,甚至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品牌。

    到了00后这一代,甚至可能根本不知道松下、尼康这样的品牌,曾经也是做过小型相机。

    苹果足够强,也足够大,所以还有那个机会能加入到这个游戏中。

    所以只需要一力破万计。

    不管他们用什么样的谈判策略,只需要咬紧自己所需要的就够了。

    这个世界的等价交换取决于双方之间的需求是否对等。

    单纯的商业技术合作模式中,处于强势地位者凭什么要跟弱势者谈公平?

    所以这些都不曾困扰。

    直到宁孑听到有人大声叫出他的名字,让他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遁声看了过去,便看到一个女孩正冲着他跑来,这让他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不过当他反应过来又扭头朝刚刚身后方向看了一眼,嗯,章海峰安排的人还是很敬业的,一男一女正跟在他身后不远处,这也让宁孑安心了些。

    起码不可能陷入男女单独谈话,没有见证人的窘境。

    也就是几个动作的时间,刚刚叫他的女生已经冲到了他的身边,好在距离他起码两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呼宁学神,呼我有个事要跟你说说,关于你给我们寝室的小姐妹造成严重困扰的事情。”

    “嗯?我?你确定?”看眼前女生一本正经的模样,宁孑有些烦闷。

    因为他非常肯定,他来到体大这段时间,除了宁晓跟宁雨霖外,没有跟任何女生有过任何交流。

    “当然确定,有为集团那个人在发布会上说了小艺是你帮他们开发的对吧?”女生理直气壮的问道。

    “嗯。”宁孑点了点头。

    “所以就跟你有关系了。事情是这样的”

    黄思琪开始飞快的讲述今天发生的一切,而此时对面又有两个女生走了过来。

    在一人主诉,两人补充的模式下,宁孑很快便了解清楚发生了什么。

    情绪有些异样。

    因为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能想到利用一个手机上的人工语音助手在近乎公开的情况下表白。嗯,这个人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是体大同年级的同学。

    果然一项划时代的技术诞生,总会有人先拿来做些很古怪的事情。

    这也让宁孑的确对那个受了委屈的女生升起一丝歉意。

    因为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语音跟肖像被动发布到网络上所带来的困扰。

    不是每个人都觉得在网上出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对此宁孑感同身受。就好像他从来不会在网络上主动发表任何意见一样。他同样不喜欢自己的生活被人公布到网络上,然后被大众拿着放大镜去评判。

    “那么这件事是给你们中哪位带来了困扰?”宁孑问了句。

    虽然他不打算道歉,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他觉得可以适当给予一些补偿。

    听了宁孑这话,黄思琪一扭头问了句:“小雅呢?”

    “死活不肯过来,还在那边呢!”

    宁孑顺着三个女孩的目光看了一眼,一个窈窕的女生孤零零的站在对面,

    “好吧,那请你们帮我转达一下,我会想办法帮她尽量降低这件事的影响。最少能让这个话题不在网络上继续发酵。”宁孑承诺了句。

    他能做的大概也只有这么多了。当然这件事他打算交给三月,本来就是那只猫的锅。

    给出了承诺,宁孑便打算离开。

    “宁学神,你等等啊,还是你亲自跟她说吧。其实她很崇拜你的,就是太害羞了!我把她叫过来。”

    说完,黄思琪便扭头又跑了回去。

    又是一通拉扯,就在宁孑觉得不耐时,那个女生被拉了过来

    宁孑没来得及说话,被拽过来的女生却先飞快的开口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宁孑,我知道这不关你什么事,只是她们太爱闹了,而且你的时间宝贵,所以别管这些疯子了。嗯,另外谢谢你啊。”

    这段话的语速极快,像是开了1.5倍速的复读机。

    而在看到路小雅的一瞬间,宁孑便大概明白为什么她会是被表白的主角了。

    有一种招人喜欢,并不是一、两个形容词就能说全的,与其说美丽、可爱、冷艳或者漂亮,不如说招人稀罕本就是一种不一样的气质。

    如果让他在四个人中间挑一个人表白,大概也会是这个女生。

    当然,宁孑不会表白。

    所以在路小雅快速说出这番话后,宁孑想了想,答道:“谢谢你的理解,我会想办法帮你消除影响的。另外,你需要什么补偿吗?”

    “不需”

    “她想买一款最新的10手机呢,好每天骂小艺一顿消消气,就是根本抢不到。总不能加钱从黄牛那里买吧?宁学神,你应该能帮忙抢到吧?”黄思琪抢答道。

    “好。”宁孑言简意赅的答道:“路小雅,对吗?”

    “啊?”

    宁孑很快给出了解决方案:“我记得刚才你们说是武术学院的新生,我会让辅导员把手机带给你的,到时候你把钱直接给辅导员就好了。”

    “不是,宁学神,带一部也是带,不如让辅导员给我们带四部嘛!”

    宁孑干脆的点了点头道:“好!”

    “谢谢,再见!”

    “再见!”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三个女生心满意足的裹挟着路小雅同学走了。

    宁孑长出了口气,事实上,刚才他的确有一丝紧张,好在这丝紧张情绪隐藏得很深,并没有表露出来。不过现在之前还是有些武断了。除了堂姐之外,大概也有好打交道的女生。

    微微摇了摇头,宁孑再次抬起步子。

    有一点几个女生判断的没错,宁孑的确是打算去教工食堂去吃自助的。

    同一时间,葛林月正组织苹果华夏芯片研究院的工程师们研究着宁孑提供给他们的设备清单。

    “n纳米带制备系统?材料碳化研究系统?催化剂薄膜制备系统?芯片研究中心需要这些设备吗?”

    “他提到过是想要尝试新的构型?”

    “应该是研发中心还附带一个材料实验室。”

    “等等,研磨机,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需要研磨机?”

    “看看这里,需要的光学设备才叫夸张,还有这些元件,反射镜、透光镜、滤波器,还都要的是顶级品牌最新型号的,真是敢开口啊。”

    “极低温检测系统,微波电子设备,呼这肯定不是个普通的芯片研发中心,很显然我们没法从这些设备中分析出他到底想做什么。这些设备指向的研究方向并不一致。我觉得他可能只是想把他的技术卖个好价格,当然如果让我说的话,如果这能让r变得智能,这划得来。”

    葛林月听着工程师们的汇报,神色凝重

    所以,宁孑真的没有确定的研究方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