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非玩家角色 > 第五百零一章 蛊毒
[

最新网址:www.xs.l</p>这些密密麻麻的紫色蜈蚣好似并不是实物,而是由某种能量凝聚而成。

攸宁运转修为,准备捉住一条蜈蚣好好研究一下,可就在他即将触碰到紫色蜈蚣的时候,那条蜈蚣猛然回头咬像攸宁手指,攸宁想要躲避,可是来不及了,那蜈蚣的速度非常快。

“嘶。”

攸宁倒吸一口凉气,被蜈蚣咬伤的手指上传来钻心的疼痛,同时一股紫气顺着他被咬伤的手指蔓延至他的手腕,然后是手臂。

攸宁见状,不敢大意,连忙运转修为将那一缕紫色堵在手臂内,不让其扩散。

被攸宁运转修为堵住去路的紫气在攸宁手臂内变得异常狂躁,不断的挣扎,使得攸宁的手臂痉挛,青筋凸起,扭曲,异常可怕。

“这是什么东西?”

攸宁能感觉到,那手臂上残留的灵力正源源不断的被紫气吞噬,随着越来越多的灵气被紫气吞噬,那紫气再次化作一条蜈蚣呈现在他手臂上,并且开始吞噬他手臂内的血气。

“蛊?”

攸宁心中猜测,同时思索如何将这玩意从手臂中弄出去。

随后攸宁强忍着疼痛,将手臂划开,血液随着伤口渗出,不过此时他流出的血液已经变得浓稠,颜色也不再殷红,而是漆黑如墨并伴随着强烈的腥气。

“给老子滚出来。”

攸宁双指泛光,探入血肉之中,将那再次凝聚成形的蜈蚣钳住,然后拖拽着从手臂中拔出,那蜈蚣的足如锋利的钩子,勾住攸宁手臂上的血肉,随着攸宁的拖拽,大片血肉被蜈蚣带起,攸宁额头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强烈的疼痛席卷全身,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将蜈蚣从手臂中拽出。

终于在废了一番功夫之后,那条蜈蚣被攸宁完整的从手臂内取出,此时被攸宁钳在手中的蜈蚣不断挣扎,有血有肉,全身通红,泛着血光,两根长长的触须在空着摆动,密密麻麻的短足如鱼钩一般锋利。

“之前还是一股气,在吞噬我的血肉之后发生了改变?”

攸宁没有将手中的蜈蚣弄死,而是极为小心的将其收入瓶中保管起来。

“不好。”

突然攸宁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若是这些由气所凝聚的蜈蚣能够吞噬血气化作实体,那么眼下这些密密麻麻的蜈蚣往地底汇聚是为了什么?

联想到这天坑散出的强大吸力,将大量生命拽入洞中,那么地底一定有堆积如山的动物血肉,甚至有修为低微的妖兽尸体。

想到这里,攸宁心中发寒,如果是这样,那这些由气幻化的蜈蚣极有可能在吸收血气之后已经凝为实体。

攸宁心中打起了退堂鼓,这里深不见底,还没有光亮,密密麻麻的蜈蚣让他头皮发麻。

“若就此离去何时才能寻到世界印。”

攸宁狠下心来,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手臂上的伤口,然后极为小心的再次顺着藤蔓往下攀爬。

不知道爬了多久,四周泛着紫光的蜈蚣如潮水一般覆盖在岩壁之上,已经没有了攸宁的落脚之处,若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在此,恐怕会当场晕过去。

攸宁屏气凝神,朝着地底望去,接着这些蜈蚣散出的微光,攸宁瞧见一团巨大的黑影屹立在下方,不过距离较远,加上光线不充足,视野受阻,他看得并不真切。

犹豫片刻之后攸宁继续往下探查,可他手中拽住的藤蔓已经到了末梢,不能再支持他往下攀爬了。

“放弃吗?”

攸宁心有不甘,都到这一步了就这样放弃不是他的风格。

“赌一把。”

攸宁将曲云捆绑在自己身上的红绳握紧,然后松开了紧紧拽住的藤蔓,他的整个身躯自由落体,开始急速下坠,冷冽的风在他耳边呼啸而过,攸宁运转修为尝试御空,可这里依旧禁空,没有办法,攸宁只能睁开眼,紧盯下方巨大的黑影,同时估算距离地底的距离,随时准备利用手中紧拽的红绳返回地面。

攸宁下坠的速度很快,不到两息时间他便坠落到了那团巨大黑影的上方,借着四周微弱光亮,攸宁瞧见那团巨大的黑影赫然是一尊屹立在地底的雕像。

雕刻的好似一位苗疆女子,体态婀娜,身形优美,即使视野模糊,攸宁也能依稀瞧见她精致的容颜,美艳不可方物。

可就在她精致面容的眉心,却有一个黑洞,传出诡异的气息。

攸宁在这一瞬间恍惚,他的身体依旧在下坠,眼看就要坠到地底,无数的蜈蚣汇聚,高昂起脑袋,等待着从天而降的猎物。

“醒来。”

沧桑的声音在攸宁耳畔响起,将恍惚的攸宁惊醒,在他清醒的瞬间,他立马便察觉到了身下的危险,那些密密麻麻的蜈蚣如同叠罗汉一般堆叠在一起,组成了一条巨大的蜈蚣,朝着下坠的攸宁张开大嘴,吞噬而去。

攸宁来不及思索,在空中运转修为,极为费劲的躲过千足蜈蚣的扑杀,然后拽住红绳的手用力拉扯,给守护在外的曲云传递信号。

曲云和石子陵在放弃探查天坑之后便一直守护在天坑边缘,心中祈祷攸宁此行顺利,随着时间的流逝,攸宁进入天坑中已经半日,当空的暖阳已经西沉,望着手中越来越短的红绳,曲云知道攸宁正在持续不断的下降。

可突然,曲云手中红绳以极快的速度下坠,眨眼间便又短了十数丈,就在曲云和石子陵心惊的时候,红绳上传来急促的拉扯之力。

“拉他上来。”

石子陵猜测,攸宁肯定是遇到了危险,他的话音还未落,曲云便全力运转修为逮住红绳猛然一扯。

天坑中,攸宁被那叠在一起的蜈蚣缠足,他的整个身体就像荡秋千一样在空中不断摇摆,躲避这蜈蚣的吞噬,可密密麻麻的蜈蚣汇集,使得那叠在一起的千足蜈蚣又大了一些,攸宁的处境更加艰难。

就在那千足蜈蚣再次发动攻击,朝着攸宁吞噬的时候,攸宁的身躯突然急速上升,眨眼间便高高跃起十丈距离,千足蜈蚣扑了一个空。

“吡。”

数以万计的蜈蚣齐声呐喊,对到嘴的猎物又逃走十分不甘。

望着下方汇聚在一起的庞大蜈蚣,攸宁心有余悸,刚才要是掉落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刚才将我惊醒的是谁?”

攸宁的身躯急速上升,正是曲云手拽红绳将他拖拽上去的,上升的过程中攸宁想起了将他惊醒的苍老声音。

“有些熟悉。”

攸宁刚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心绪尚未平复,对刚在那熟悉的声音竟一时没想起是谁。

点点光亮从天坑上方照射在攸宁脸上,感受到久违阳光,攸宁紧张的心松懈下来,曲云,石子陵的面孔映入眼帘,攸宁重新返回到了天坑边缘。

“没事吧?”

石子陵和曲云几乎同时开口问道。

“无碍。”

攸宁笑笑,同时抬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你负伤了?”

曲云瞧见攸宁的手臂上血肉模糊,还有黑色的液体不断从伤口往外渗出。

“没什么大碍。”

攸宁摆摆手,这点伤他并没有放在眼中,只要给他一些时间,他自认为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

“你别动。”

攸宁神情轻松,但是石子陵却紧张起来,来到攸宁身边,抬起攸宁受伤的右臂观察起来,只见他用手指沾染了一点黑色的液体放在鼻尖嗅了嗅。

曲云目露忧色的看向石子陵,神情紧张。

“你两不至于吧,这点小伤算什么?”

“像这种程度的伤,我修养一些时日便恢复了。”

攸宁开口,他的话音还未落下,便觉眼前一黑,整个身体直直的倒下,幸好石子陵和曲云守在他身旁,不然他非得坠入天坑中不可。

“是蛊毒吗?”

曲云开口问道。

“不错。”

石子陵答道,同时目中隐藏着一股别人难以察觉的激动。

“带回我部寨中治疗。”

曲云开口,石子陵略有犹豫之后点头,随后背起攸宁便随曲云一同往木部而去。

比邻十万大山的木部正如攸宁先前所见那般,十分和谐,夜晚降临,虫鸣声四起,攸宁此时身在一座竹屋之中,卧榻而睡,在他右臂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正在缓慢的恢复,床榻旁,曲云守在那里,寸步未离。

“阿姐,吃点东西吧。”

屋外传来曲林的声音,接着曲林的身影出现在竹屋中,一手牵着小女孩,一手托着新鲜的浆果。

“你怎么来了。”

曲云接过曲林手中的浆果,唇齿轻咬,香甜的汁液瞬间充斥整个口腔。

“来看看我的偶像。”

曲林嘿嘿一笑,然后来到床榻旁边,瞧向攸宁。

“见到他,你有没有失望?”

曲云打趣道。

毕竟攸宁之前被曲林俘虏,现在又受伤卧榻在床,如此狼狈。

“没有。”

“他敢独自深入十万大山替人族出口恶气,这样的胆识我十分钦佩。”

“接着又独自深入密窟中探险,这份魄力我难望其项背。”

曲云闻言没有说话,望着他的弟弟曲云,似乎那个成长在她羽翼下的男孩已经长大了。

“天坑下边有什么?”

曲林开口询问,既然攸宁深入过天坑,定然探查到一些。

“等他苏醒后询问便知道了。”

曲云望向床榻上的攸宁,目中充满忧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