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春临雪意迟 > 374 为囚
    最新网址:www.wx.l</p>“姑娘?!”结香和禾雀皆是失声惊喊。

    “姑娘,不可答应他们!”石枫道一声,下意识地挣扎起来,石楠亦然。

    “老实点儿!”奈何受制于人,他们哪里又是对手,迎面便是一人各挨了重重一拳。

    好一番混乱,却到底是老实了。为首的黑衣人甩了甩刚刚揍了人的拳头,抬起眼来,却骤然撞上了一双有些冷沉的眸子,一愣后,继而笑了起来,“谁让他们不老实,我也是没法子,楚大姑娘勿见怪!”

    楚意弦嘴角冷冷一勾,“我可以跟你们走,只是,有一个条件,莫要伤了我的人!”

    “这是自然!只要他们不阻了我请楚大姑娘,我自然也没有必要非要他们的命!”为首的黑衣人回了一句,转头便是与边上人使了个眼色,那些人立刻会意,抬起手来,“啪啪啪”几个手刀,便是将石枫、石楠和张泉几个都砍晕了过去。

    结香和石楠两人才觉面前黑影一晃,下一瞬,眼前一黑,便也栽倒了下去。

    对上楚意弦一双泛着幽幽冷芒的眼,那领头的黑衣人却是笑着道,“楚大姑娘莫要心疼,晕上一晕,总比丢了性命的强!”而后,将手一扬,“楚大姑娘,请吧?”

    楚意弦冷冷盯他一眼,拎着裙摆,转了身,却是直直登上了她来时坐的那辆马车道,“我可不愿走着去!”

    那些黑衣人纷纷转头往那领头的看去,领头的面巾外一双眉心攒了攒,却不过一瞬,便是点了点头,却是径自上了前去,跟着上了马车,对着楚意弦道,“只是还要得罪楚大姑娘!”说着便是抖落开来一根绳索和两条黑巾。

    楚意弦眼底极快地掠过一道幽光,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双手很是配合地递上了。

    那人没有料到她这样配合,愣了愣,下一瞬才反应过来,忙用绳索将她两只手绑在了身后,一圈又一圈缠得死紧,又将黑巾缚住她的眼睛,最后才将另一条黑巾团了团,直接塞进了楚意弦嘴里,这才抬手一叩车厢.......

    马车晃晃悠悠跑了起来,领头那黑衣人回过头,却见楚意弦半个身子倚在车厢上,半点儿没有挣扎的迹象,老实得......让他心里有些不踏实。

    一路上,他的心神都紧绷着,目光一直不敢从楚意弦身上移开,总觉得面前这个姑娘的表现实在是异常得很。

    虽然他也听说过不少这位姑娘剽悍的传闻,可这样被人绑了,她居然能够这般平静坦然,是不是也太奇怪了?

    可是,直到马车缓缓停下,外头传来手下人禀告他“地方到了”的声音,他也没有察觉出楚意弦有什么异样的举动,自然,也没有想通她为什么能够如此平静的因由。

    外头的人又催促了一声,他这才醒过神来,惊觉自己居然走了神,不由有些懊恼,皱眉看了一眼很是安静地倚在车厢上,呼吸绵长,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的楚意弦,转身将她一推一攘,便是下了马车。

    示意两个手下将人带下去,他扭头一看这辆马车却是皱着眉吩咐道,“去将马车处理干净!”

    “是!”手下应了一声,便将马车赶着走了。

    楚意弦被半推半拖地押进了一个房间里,被蒙着眼睛也听见了开门和关门的声响,紧接着,眼前一道刺眼的光,蒙眼的黑巾被人取下,一并被取下的还有被塞在嘴里的那一团。

    她一边动了动酸痛不适的口唇,一边抬起眼,不动声色打量着所处的地方,见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厢房。

    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并一张凳子。

    而床上只有棉被和枕头,桌子和凳子上却是被收拾得干干净净,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有见着。

    屋内其他地方也是干净得不见半点儿其它的东西。

    押她进来那两名黑衣人当中的一个沉着嗓音道,“你先在此处歇歇,莫要打什么主意,一会儿我们主子自会来见你。”

    说罢,那两个人互相使了个眼色,便是转头走出了门去。

    门被关上,紧接着传来了上锁声,楚意弦抬眼,望着透过日光,映在前后门窗上的数道身影,不由勾着红唇笑了笑。

    好吧,这下好了,成了人质了。而且这绑匪还甚为瞧得上她,不但摆出了那么大的阵仗要让她插翅难逃,而且……她一个只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三脚猫功夫的弱女子而已,用得着这样如临大敌,派出这么多人看守吗?

    这处院子的另外一间厢房内,听说得手之后立刻赶来的人,也就是这些黑衣人的主子听领头的那黑衣人说起将楚意弦劫来的经过,一双娟秀的柳叶眉却是狠狠皱了起来,丹凤眼中满是疑虑,“这么容易......就将人劫来了?”

    “是!许是听说那个瑾娘不见了,她心里着急,匆匆出了门,身边只带了两个丫鬟和两个护卫并一个车把式。那两个丫鬟和车把式都是不会功夫的,两个护卫的功夫倒是不错,而且对她很是忠心,拼了命想要阻拦。但我们人多,倒也很快便将人拿住了。她不忍伤了她手底下的人,也大抵知道是插翅难逃,这才束手就擒了。”

    这一通说倒都是合情合理,可却没有让那位主子的眉心舒展上半分,她又皱着眉沉吟了片刻,才又问道,“可将尾巴藏好了?”

    “主子放心,回来的时候我们很是小心,确定没有人跟着。”

    那位主子略略沉吟,才勉强点了个头,“吩咐下去,所有人都小心戒备着。等到事成,本宫必定重重有赏,但若是因你们疏漏,坏了本宫的大事,你们知道后果的。”

    一口一个本宫,这人的身份便已不难猜了。而那黑衣人听着这柔缓好听的嗓音,却是一个激灵,忙抱拳表起忠心,“请娘娘放心,属下等定不负娘娘所望。”

    桌上一方西洋镜上映出一张柔美雍容的脸,不是王皇后又是哪一个?只听了那人表的一番忠心,她不过淡淡一个点头,“将人给我看好了,千万别让她钻了什么空子。”王皇后说着,竟是抬手将斗篷上的兜帽理了起来,盖住了头脸。

    “娘娘不去见见楚大姑娘?”见她一副要走的模样,那领头的黑衣人却是惊讶了。

    “还不到时候。”王皇后语调淡淡道,话音落时,人已在门外。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