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黑潮 > 第二卷 紫藤花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临行
    最新网址:www.wx.l</p>余下几天,艾斯一直陪着艾米在学院内生活。

    他看到了会喷火的锅炉;高如塔的书架;五颜六色的药汁,还有很多不允许他进入的实验室。

    知识是玄妙浩瀚的,他这档次的小文盲,终是有积累到了极致的苦笑。

    今儿要发工资了。

    回到协会,几天相处下来,他一直都是这里的异类。

    毕竟能在这里讨活的,都是已上了年纪武巫两道或有建树的成人。

    而这一类人,也最憎恨所谓的天赋。

    “这是你的钱数,清点一下。”

    协会财务室,头发稀疏的财务师把红灿灿的晶币横铺在木桌上,另一只手不停梳写批文,“紫藤花学院的印章已经办好,你自己准备一下明天就可以出发,根据会长指示,你的原职不变,每个月能享有五十枚紫晶的补贴。”

    “谢谢。”

    艾斯伸手收起眼前这些用命换来钱,系紧钱袋,沉着的心终于缓了些许。

    “至于储物吊坠是不会再有了。”财务师停住羽笔;低头吹吹纸面上的墨渍,把批文往前推上一寸,“反正你这次行动已经换取了丰厚的报酬,感谢会长的慷慨吧。”

    “好。”艾斯垂头回应,拿过这张写有自己的名字的纸。

    走出财务室,身边少了叽叽喳喳的人味,因为这段时间里协会内的闲言碎语,贝琳达终是收到了家里的情绪。

    念此,艾斯轻轻摸了摸鼻。

    “简先生。”

    寝室门打开,陪同住在此地的铂金四星巫医起身向他行礼。

    “我今天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吗?”

    艾斯轻车熟路的脱下外套,挽起袖子露出蜡黄的胳膊。

    “还是一样。”一头卷发的巫医抚衣入座,新搬来的木桌前全是闪闪发光的药材,“您协会内给出的方案已经十分完美,每日按照这个进度服食,我能够保证您不会出现巫毒爆发危机生命这类危险。”

    “可我要的不是这个,亲爱的马卡斯大人。”

    艾斯伸直手臂坐在巫医身边,一张脸还是干燥多皮,像极在寒冬中种植庄家的农夫。

    “这也不是我所能处理的。”马卡斯抿嘴一笑,眼底的轻视被隐藏得很好,“您要知道,指环里的所有药材都是数一数二的珍宝,哪怕再富裕的帝国巫师,也拿不出比这更好的东西。”

    话停,他悄然看了眼指环边的红色心脏,斯斯文文的眼被这抹玄妙至极的红光带出贪婪。

    那可是龙之心,一种能让巫师研制出更多宝贵药剂的珍宝。

    “很遗憾,我这应该没有你的工作了。尊敬的马卡斯先生。”艾斯平静审视他的脸,伸手遮住宝物,后把桌上一切都收回戒指里。

    马卡斯闻言一愣,抬眸迎向艾斯这双猫儿般眼,无名起火。

    两人的眼神触碰片刻,艾斯忽然间紫色指环戴上食指,整理好衣服起身;把房门打开半角:“请帮我向惠勒伯爵传达感谢,亲爱的马卡斯。”

    “你确定不再需要了吗?”声音变冷,马卡斯慢慢阴郁的眸子里透露出种种不善。

    “我明天就要去加贝帝斯学习,所以没有办法……再带上您。”

    艾斯嘴角抿出露出一丝笑容,神情淡然;学到一丝贵族权势的神韵。

    “那我会将这情况汇报给惠勒伯爵的。”马卡斯抓紧扶手起身,面色铁青的瞟了眼空空如也的桌面,牙口慢慢咬紧。

    这该死的乡下老鼠!

    他挥袖迈步,却在路过艾斯时被对方忽然探手;将缠在袖口的“发丝”扯了出来。

    “我记得这好像是我指环里面的东西,马斯卡先生。”

    艾斯捻住这根线慢慢查看,语气不轻不重的像一耳光扇向马卡斯的脸。

    “你胡说!”马卡斯勃然大怒地伸手抢夺,但这脸色蜡黄的少年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弱不禁风。于是他只能愤愤说道,“这只是我衣服上的一根线,你可知污蔑一名巫师将受到怎样的法律制裁吗!”

    “那您与我说说。”

    艾斯慢慢将“发丝”缠绕于指尖,狭长明亮的眸子里泛起几分戏谑,“库底尔巫师藤壶,产自神圣帝国北方的库底尔峡谷,这壶经历日火夜冰的催化,从生根起便需要磅礴的尸血与龙骨,十年一结果,果实呈豆芽形状缠绕;最终长成茶壶形状,是中和烈性药物的不二选择,更是巫师们……最喜欢的禁忌媒介。”

    “我说得对吗?马卡斯先生。”

    少年再次询问,其声更像第二枚耳光扇向马卡斯的另一侧脸。而这穿着华贵的巫师有些惊异的看着这位黄毛瘦猴,一时想不出其他的话来。

    “指环里的东西我都牢牢记在心里,虽然你将它炼化收缩,但我也还算读过一些相关书籍。”

    艾斯抬起绑住藤丝的手指放在鼻前,细细一闻,眼眸垂得更低。

    “是吗?”马卡斯眯着眼品析艾斯话里的深意,紫金颜色的巫师长袍无风自舞。

    艾斯对此只是发笑;保持唇边弧度不减,越过对方回到了沙发上。

    “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简先生。”

    片刻沉默;马卡斯两手交叉收入袖中,神情又回到尊贵巫师的那种淡然,“诚然你的分析很好,但我每日为你炼药体检,有些药材挂在身上也是难免的事情,既然你认出了这是你指环内的东西,那你把它取走就行了。”

    “那之前的药单呢?”少年抬眸而视,伸出干涸粗糙的手。

    这手虽还是形态修长,可皱紧收缩的皮却让其下手骨清晰可见,宛如秋天里的柴枝,看得人头皮发麻。

    “什么药单?”马卡斯闻声轻轻挑眉,往前一步,面容开始扭曲。

    “药单!”艾斯陡然加重声音,直面对方的阴沉一拍扶手。

    两人的争吵透过半掩的门传到屋外,马卡斯见此回头一看,竟是哼笑了出来。

    “你是说这个吗?我这几天忙,差点忘记给你。”马卡斯笑着摇头并整理卷发,而后从袖口递出一个针线精美的药袋子,“这是查理伯爵拖我去购买的养气巫药,总共有二十多种,你每天都要记得。”

    他边说边将药袋塞入少年掌心,就真如心系病人的好医师那般。

    “还有其他的事吗?”

    见到对方无声,他深深凝视这张蜡黄干瘦的脸面,而后慢慢侧头,向靠在走廊边的人报以温和笑容。

    “你们继续,我只是无聊过来逛逛。”

    一身协会制服的皮尔挑眉欣赏眼前这幕诡异,腰间上的火枪散发出冰冷光泽。